许长安-杭城记广

叶蓝瓶邪
cp洁癖不逆不拆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头像和封面来自自家专属画师野木,表白她

【叶蓝】幸而相逢 4

*日常OOC*
*有私设*
*开头强行……*
*果然还是叫蓝河要习惯一点……*
*前文    *

跑出兴欣的蓝河本来想重新找一间网吧,等真到了门口,却发现自己没有了上网的心思。他蹭了蹭裤兜里的蓝桥春雪账号卡,掏出手机把回G市的机票改到了下午。

回旅馆的路上蓝河迎面撞上了一个小姑娘,头发分成两边,看起来应该是个高中生,外表倒是文文静静,可下一秒就晃了晃手里只剩下冰块的塑料杯。

“靠,没了。”

小姑娘应该是因为跑步导致脸通红,刘海被汗分得一缕一缕,被蓝河一撞索性开始蹲在地上休息。蓝河想了想,还是半蹲在了小姑娘的面前,对着她举起手上的热牛奶:“口干的话喝这个吧,热的,带糖,你刚跑了步,这个比冰的好。”

小姑娘看着他,往后挪开一步,没说话。

蓝河愣了愣,才觉得自己唐突,摸了摸鼻梁,对人扬起无措而又温和的一笑。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怕你跑太累喝凉的伤胃,这个牛奶是在那边那家店买的,不放心的话你可以去问……”

小姑娘脸上的表情放松了些,却只是握了牛奶热热手,没急着喝。蓝河咳嗽两声,觉得自己应该找些话题来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有要紧事吗?跑得这么急。”

“两个小时,从上城区到下城区,你说急不急。”

蓝河不是本地人,对H市的上城区下城区没什么概念,就觉得听着一个上一个下应该隔得挺远。

小姑娘终究还是没忍住,捧起手上的牛奶喝了一大口。

“啊,累死了,好想回家躺着吃西瓜……”

蓝河觉得自己不是很擅长这种对话,所以他没有问她为什么跑那么远不肯坐车,也没有问她跑那么远要干什么,只是顺着她的话。

“那就回家休息。”

“那不行,我还有东西没买呢,现在回家,不是白跑这么远了。”

小姑娘跳起身拍了拍衣服。

“还有半个小时,我先走啦,谢谢你的牛奶。”

说完捧着牛奶火急火燎的往前跑,跑了没几步又回过头来。

“你好像不是本地人,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大老远的来H市,但是从其他地方跑过来的都不容易,嗯……总之加油!”

蓝河看着小姑娘没再转回来的背影,笑着摇摇头,他大概是被当成外地来工作的了,心想,这种元气满满的女孩子是真招人喜欢。

不过跑那么大老远却什么都没干就回去,好像确实挺可惜的。

蓝河蹲在原地,摊开自己的手,看着有些发呆。

可是自己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呢……

 

蓝河回到家的时候大概是晚上九点过,他瘫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伸手在地上的书包里薅出一个本子,翻开本子里叶修签名的那一页,就这么侧躺着盯着看,直勾勾的看了两分钟。然后他爬起来,撕下那一页,夹在了首页签着“黄少天”三个大字的本子里,放回属于“荣耀”领地的书架上,正好挨在夜雨声烦手办的旁边。

发了将近半个小时的呆,蓝河给春易老去一个电话销了假,告诉他自己今天可以补夜班,然后拎了电脑,准备让笔言飞帮他修理。笔言飞说这个技能是他在大学的时候学会的,为此蓝河还一度疑惑过笔言飞到底都拿自己的电脑去干了什么,动不动就坏。不过按照曙光的说法,这样挺好,电脑出什么问题了可以自己解决,还免得去麻烦人技术部,省事儿。

蓝河提着夜宵到俱乐部办公室的时候一群蹲在电脑前的宅男仿佛饿虎扑食,没半分钟蓝河手上就只剩下了几个汤包,然后他转身递给了在一旁默默看着的春易老。

春易老看他两眼,摇了摇头。

“我不用,你吃吧。”又顿了顿,“假不是请到明天?你是今天下午到的?为什么不在家休息一晚上。”

“大春你突然这么多问题我有点慌,”蓝河晃了晃另一只手提着的电脑,“晚上,刚到的,这不是电脑坏了吗,家里上不了游戏。”

春易老拍了拍蓝河的肩:“没事就行,专门多请两天假,又突然告诉我要销假来轮夜班。”春易老没再说下去,但蓝河懂他的意思,笑一笑叫他别担心,提着电脑去找了笔言飞,然后顶着笔言飞“卧槽我说怎么你今天都没拦着我抢萝卜糕原来是想压榨劳动力”的背景音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点背是一如既往的点背,蓝河刚插卡上线没多久,就听到笔言飞在旁边嚎。

“卧槽卧槽是君莫笑!我看到君莫笑了!”

蓝河听到办公室里瞬间乱成一片,虾饺都被夹掉了一个滚到他脚边。

这种时候向来是春易老最头痛,也向来是春易老最冷静。

“不要慌,曙光入夜拉好Boss,笔言飞注意隐蔽,随时报告君莫笑动向,没分配到任务的现在去笔言飞那里,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蓝河环视了一圈,得,可不就剩他了吗,认命的凑到笔言飞屏幕前看了一眼坐标,提着剑就赶了过去。

到了地方的蓝河看到笔言飞怂兮兮的窝在一棵树上,一个飞身就跃过去跟他窝在一起,差点没把笔言飞吓得从树上掉下去。

“我说老蓝你要过来你吱一声好不好,我还以为我被发现了。”逗得蓝河连忙笑着说对不起,笔言飞没搭理他,转过头继续窝点。

窝着窝着笔言飞嘟囔起来。

“他们今天这是个什么搞头啊……”

蓝河闻言转过头去,小道上只有君莫笑和几个兴欣公会的成员,包子入侵、寒烟柔这样的角色倒是一个都没在。

蓝河也不知道他当时打的是什么主意,侧头对笔言飞喊了一句:“我下去看看,你继续隐蔽。”然后从树上一个跳跃唰的就降下去对着君莫笑挥出了银光落刃,拦都拦不住。

君莫笑听到动静,快速回身格挡,随后一抖把千机伞变换成战矛朝着蓝桥春雪脚下挑出一个天击。

蓝河顺着君莫笑的动作操控蓝桥春雪抽身往后跳去以剑撑地落稳,想着待会儿是要不管不顾的冲上去呢还是放完大招转身就跑。

没等蓝河琢磨出来,君莫笑开了麦。

“哟,这是……蓝河?”

蓝河手一滑,带着蓝桥春雪都抖了一下。

“卧槽,你他妈又知道了?!”

那头操作着君莫笑的叶修乐了。

“还真是蓝河啊。”

蓝河闻言举起剑就指向了君莫笑。

“合着你套我呢!”

“没有,这可真没有,我不都说过了,你们蓝雨的剑客我只认识三个。”

好吧,一样的理由,蓝河觉得自己真蠢……黄少肯定不会在这种时候跑来偷袭叶修,至于绕岸垂杨……

“那个什么什么杨柳的……一看你的名字和这身行头就和他不对付。”叶修好像知道蓝河的疑惑,没等蓝河开口,自己就说了起来。

蓝河调成第三视角,看着一身蓝衣的温润剑客,再看看“蓝桥春雪”的名字,沉默了。不得不说叶修说得有道理,人绕岸都明着挑了跟他蓝河不对付,还搞个这么样的号来用,那确实是有病了,再说了,这号只要没瞎就能看出来跟谁的最像……

蓝河把蓝桥春雪的剑垂下,刚想说些什么,又听到叶修那边带着笑开了口。

“再说了,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蓝桥春雪,那多厉害的人啊,谁还不知道,是吧?不难猜。”

蓝河听着叶修明显挪掖的语气顿时脸都被臊红了不只一个度,合着他还是被耍了,脑子一热提起剑上去就是一个三段斩加流星式。

君莫笑往后跳出两个身位格,将手中战矛又换为步枪,左右开弓,枪枪都往蓝桥春雪脸上正正的打过去。

“我说小蓝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这么久没见,你上来就这么对我,啧啧啧,伤感情。”

靠,老子的帅脸!

蓝河不管不顾的使着逆风刺滑出去,边冲嘴里还边喊:“久个屁啊!明明不久之前才见过!”

叶修往旁边一躲轻轻松松的闪开,顺道给了个膝袭。

“谁说的,今天一天都没见。”

蓝河撑剑格挡抵住叶修突如其来的体术技能,回身撒手放出连突刺,反正他自己也知道这对叶修连点挠痒痒的用都没有。

“……我今天早上上了的,是你没在。”

蓝河说出这句话本来是仗着叶修今天早上有一段时间在跟他闹腾,要是叶修说没看到他上线,他就抓住他在兴欣上网的那半个小时,告诉叶修他是在那段时间上来的。

可是叶修下一句话回得理所当然。

“小同志,做人可不能不诚实,我今天一早上都在,你明明没上线。”

叶修笃定的语气搞得蓝河都愣了一愣,原本想好的说辞竟然有些不敢开口。

为什么叶修敢这么肯定,还是说只是为了套他的话?好吧他的话有什么好套的,人家一个大神哪至于这么无聊……

……

蓝河突然想起了什么。

早上蓝河登录陌上花开的时候,叶修凑过来看过两次,自言自语的说什么“没在啊……”,蓝河当时还奇怪,叶修到底在看什么,不过想来觉得估计是人公会的事,自己一个外人也不好有过多的想法。

现在看看,靠,那个没在该不会说的是他吧……

“嘿,嘿,掉线了?”

蓝河被耳机里的叫喊声唤回来,定睛一看差点没摔凳子底下去,这么一愣神一想事的功夫,他的蓝桥春雪就只剩了层血皮。

卧槽,这也太狠了吧。

更天意弄人的是蓝河发现自己只剩一层血皮居然还蓄力觉醒了,搞得他哭笑不得,老天爷还挺公平,看着他要死了,送他一个放大招的机会。

于是蓝河抱着壮士断腕的决心,带着自己的血皮,冲上去最后放了一个剑定天下,然后看着蓝桥春雪华丽丽的倒在了地上。

哎哟,居然还把君莫笑打出了僵直,这波不亏。

这是蓝河死之前最后的想法。

-TBC-

评论(20)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