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长安-杭城记广

叶蓝瓶邪
cp洁癖不逆不拆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头像和封面来自自家专属画师野木,表白她

【叶蓝】陪你一起长大

*六一节特供*

*趁着六一顺便给绿箭 @竹桥晴雨 想看的大叶小蓝带一波*

*各位六一节快乐!漫画河河生日快乐!*

蓝河被陈果领回咖啡店的时候才七岁,陈果看着瘫在沙发上的叶修和四仰八叉的魏琛,拍了拍小小的蓝河的肩。

“我朋友家的小孩,前几天新闻上火灾的那个商场都知道吧……唉反正,以后小蓝河就跟我们这儿待了,你俩平时那德性都给我收拾起来一点,别吓到孩子。”

魏琛恍然,从沙发上翻起,摸摸下巴。

“可怜见的……不过我说老板娘啊,你确定孩子丢我们这儿带,能合适吗?”

陈果叹一口气。

“这不是没办法吗,联系不上其他家里人了……总之,你俩以后给我注意点儿,不利于小蓝河成长的都不能干。”

“哎哟那这我们平时干的可多了去了,你指哪方面啊?”

“你……”

魏琛跟陈果贫嘴的时候,叶修望着蓝河,刚失去家人的小孩子不安的把衣角扭成一条小麻花,怯生生的眼神在魏琛和陈果之间晃来晃去。

叶修从沙发上撑起来,陈果下意识的噤了声,看着叶修走过去,揉了揉蓝河的头。

叶修在包里摸出一颗棒棒糖,对着蓝河掂了掂。

“给,小家伙,可甜了。”

小蓝河愣了愣,抬头看向叶修,眨巴眨巴眼睛。

叶修看着蓝河蠢蠢欲动又收回去的小手,忍不住笑出来,又把棒棒糖往前递了递。

“拿着吧。”

蓝河的手在空中进进退退好几下,终于接过了叶修递给他的棒棒糖。

 陈果瞥了瞥叶修,顺手给过去一拐子。

“行啊你,哪儿来的糖?”

“咳……买烟的时候没零钱退的。”

魏琛从后面搭上叶修的肩膀。

“嘿,看吧,我就知道,这小子怎么可能会买棒棒糖。”

叶修和魏琛推来攘去,眼神无意扫向蓝河,看到蓝河捧着手里绿色包装纸包着的棒棒糖,半天没舍得拆,眼神亮晶晶的,嘴角是甜甜的笑。

叶修愣了愣,也笑起来。

幸好中午路过街口的时候没顺手把它丢垃圾桶里,他想着。

——————————

 

蓝河九岁的时候,叶修二十二岁。

六一节那天,陈果拉着魏琛在咖啡馆悄悄做儿童节蛋糕,把带蓝河出去玩的任务丢给了叶修。

叶修看了看拽着他手指的蓝河,揉了揉脑袋。

明明知道他不擅长带小孩子。

可惜蓝河是个小孩子,看不懂他的无奈,抓着他的手指摇了摇。

“叶修哥哥叶修哥哥,我们可以去买那边的冰淇淋吗?”

叶修顺着蓝河的手指看过去,发现游乐园门口有一辆冰淇淋车,车厢面贴着五颜六色的甜筒海报,边上排着不少小孩子。

嘶,怎么他们家蓝河就感觉跟别家的小孩儿不大一样呢。

叶修拉过蓝河,蹲在蓝河面前。

“下次想吃就直接告诉我,不用那么小心,嗯?”

蓝河有些无措,咬了咬手指。

叶修握住蓝河的从他嘴边挪开,看着蓝河,没说话。

蓝河对着叶修的眼睛眨了眨,像终于下定了决心,拉一下叶修。

“那叶修哥哥,我们去吃那边的冰淇淋吧!”

“诶~这就对了,走,咱买冰淇淋去。”

 

蓝河排着队的时候,叶修靠在车尾,手揣在外套的口袋里头摸着火机蠢蠢欲动。

不行不行蓝河等会儿过来闻着烟味就糟糕了。

……但是真的好想抽啊,都一早上没碰了。

“叶修哥哥。”

“嗯?”叶修回过神,看到蓝河高高举起手中的双球圆筒对着自己,“怎么不吃?”

蓝河伸手指指旁边的海报。

“上面说,要跟喜欢的人一起吃,所以叶修哥哥先吃。”

叶修看了看海报上大大的宣传语,哭笑不得的揉了揉蓝河的头。

“蓝河啊,这个喜欢可不是那个喜欢。”

小小的蓝河被绕晕了。

“啊?什么这个喜欢那个喜欢……喜欢不是喜欢,那是什么喜欢?”

叶修觉得再纠结下去自己也要被蓝河绕晕了,索性不再跟蓝河解释,弯腰看着他。

“那你这意思是你喜欢叶修哥哥了?”

蓝河重重的点两下头,把甜筒往叶修面前一伸。

“叶修哥哥给我买的!”

“咳咳……就因为这是我给你买的?”

蓝河眨了眨眼,又重重的摇两下头。

“叶修哥哥对我可好了,我喜欢叶修哥哥。”

叶修愣了愣。

……他怎么感觉他仿佛在诱拐儿童,这股罪恶感是怎么回事……

看着蓝河天真无邪的脸,叶修觉得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叶修直起身,拉着蓝河就往游乐园的方向走。

“走,我们去玩去。”

蓝河小碎步跑着跟上叶修突然加快的步伐,看了看叶修的背影,又看了看手里的甜筒。

还没一起吃冰淇淋呢……

——————————

 

蓝河十二岁生日那天叶修的老朋友喻文州和黄少天来了咖啡馆,黄少天一进来招呼都没来得及跟叶修打就把蓝河拉了过去。

“哇老叶这就是你说那个你们收养的娃吧哎呀不错不错长得果然灵气,跟我小时候似的!”

叶修瞥他一眼。

“跟你似的?你可别咒我们家小蓝了。”

“Boss你看他!你看这人!这么多年怎么还这样!”

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回身看向叶修。

“这几年还行?”

叶修耸耸肩,手肘撑向后面的柜台,勾勾嘴角对上喻文州。

“嗯,没哪儿不好,你们呢,跟少天的公司打理得不错吧,我记得上个星期是不是还上报纸了来着。”

“马马虎虎。”

叶修看着喻文州脸上淡淡的笑意,也没说话。

他太了解喻文州和黄少天了,喻文州说是马马虎虎,那就肯定不会只是马马虎虎。

叶修转过头,随手拿过刚才冲的奶茶递过去。

“你和少天以前就这样,你俩配合在一起没什么做不到的。”

喻文州接过奶茶,握在手里没动弹。

“你和叶秋是亲生兄弟,如果你这个提前修完大学的大神愿意回去,会比我们更出色。”

叶修环顾一圈装修精美的小咖啡馆,笑了笑。

“以后再说吧。”

没等喻文州回话,叶修就探头往他后面找过去。

“我说黄少天那家伙别跑来带坏我们家小蓝了。”

然后叶修看到了拉着蓝河口若悬河的黄少天,和黄少天对面听得聚精会神的蓝河。

……看来是来不及了。

喻文州跟着叶修的眼神看过去,勾起唇角。

“看样子少天跟蓝河很聊得来。”

叶修佯叹一口气,捏捏自己的鼻梁。

跟谁聊得来不好,跟那话篓子。

 

喻文州和黄少天走的时候黄少天在门口向蓝河猛挥着手。

“小蓝河啊有时间一定要来找我玩啊一定啊一定!下次来G市我跟你再好好讲讲L大的事!”

“嗯嗯黄少再见!”

叶修听着蓝河对黄少天的称呼,哭笑不得的上前朝蓝河面前挥两下。

“嘿,嘿,别看了,人走了。”

蓝河回过头看着叶修,眼神中闪着金光。

“叶修哥哥!我以后想考L大!”

叶修被自己的口水狠狠呛到了。

“咳……不是小蓝啊,你就真那么喜欢那话痨啊。”

“黄少他讲得很好啊!”

“那叶修哥哥平时对你也很好啊,你为什么不想考X大?还就在本市,不用跑那么远。”

“这不一样嘛!而且喻文州哥哥跟黄少真的好厉害……”

叶修看着面前这个即将小升初的人脸上的崇拜和向往,突然觉得自己想回去跟着叶秋一起接管公司了。

——————————

 

蓝河升高中的那年十五岁,为了庆祝蓝河考完中考,陈果大手一挥挂上三天所有消费打五折的牌子,店里面的人本来也不算很少,那几天更是连空位都找不出。

叶修耐不住陈果和魏琛的推攘,拿起好久没有用过的吉他,赚足了女性顾客的目光。

叶修弹着吉他唱歌的时候蓝河趴在柜台上托着腮,目不转睛的盯着。

其实这些年来叶修也不是没拿这吉他出来弹过,只可惜从来没有弹出一首完整的,更多时候只是心血来潮拨两个调调,看到蓝河出现就又把吉他放了回去。

为此蓝河还一直挺遗憾,因为蓝河觉得那几个调调被叶修弹得特别好听。

蓝河就这么看着叶修,这是他第一次认认真真的听叶修弹吉他,也是第一次认认真真的听叶修唱歌。

挺俗气的,但是蓝河真的觉得叶修背后好像有星星在闪。

 

晚上,等最后一个顾客走出店门,蓝河上去对着叶修好一顿缠。

“叶修哥,教我弹吉他吧。”

叶修看他一眼,伸手薅了薅他的头发。

“你小子突然想学吉他是干嘛。”

蓝河伸手捂着自己的头不让叶修揉乱。

“这不是因为叶修哥弹得好吗。”

看不下去的陈果攘了攘叶修的肩膀。

“哎行了行了你就教教蓝河嘛,人蓝河之前就跟我说过觉得你弹吉他好听,你别辜负人家的喜欢啊。再说了,这东西家里有现成的,你不教难不成还让蓝河出去学?”

叶修抽出嘴里的烟在烟灰缸里按灭举起双手,无奈的投了降。

“行行行,我教,我教还不成,来过来……”

陈果往后退几步,把手搭在魏琛的肩上,满意的看着叶修抱吉他指着弦,蓝河在对面手交叠在双腿中间撑着凳子,盯住叶修手的眼神挪都不挪一下。

魏琛难得的没有怼老板娘,抱着手臂望向暖黄灯光下研究吉他的两个人,嘴角牵起一抹笑。

 

一个月后,蓝河的学校办毕业晚会,蓝河被班级选中上台表演,于是晚会当天,蓝河把叶修的吉他抱去了学校。

陈果穿好外套,看向依旧靠在沙发上的叶修,蹙了蹙眉。

“叶修,你不去看蓝河的毕业晚会?我们可都被邀请了。”

叶修挥了挥手。

“小孩子闹着玩的东西,我就不去了。”

陈果上前一步,吐出一个“你”字,被魏琛拦了回去。

“我说老叶,蓝河那小子今儿可是把你的吉他都给提溜着去了,你就不想看看你徒弟的表现啊?”

叶修望向挑眉笑着的魏琛,眯着眼睛,摸了下巴。

 

“诶诶叶修快看快看那儿还有卖吃的呢没想到蓝河他们学校搞得还不错嘛。”

叶修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有初一初二还穿着校服的,有穿常服的毕业生和他们的家长,还有穿着各种演出服的表演人员。

比起他们那时候,确实是不得了啊。

叶修和魏琛等陈果从旁边的摊上买了两根烤肠一个甜甜圈后才慢悠悠往表演区蹭过去。这一过去不得了,豁,怕是学校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在这里了。

叶修和魏琛都是懒得过去挤的,好在他们前面的人大部分都坐在座位上,对叶修他们看到舞台造成的影响并不大。

“嗯叶修快看快看!蓝河,蓝河上来了蓝河上来了。”

叶修听到陈果叼着烤肠含含糊糊的声音才回过神,定睛往台上看过去,看到了他们家的小伙子。

蓝河没有化任何妆,也没有穿任何演出服,身上是被深蓝色针织衫套着的白衬衣,腿上穿着还没来得及换下来洗的休闲裤,帆布鞋刷的干干净净,头发耷拉在额头前和脸颊两边。

陈果盯着蓝河,忍不住啧啧的感叹:“你看,咱们家小孩怎么就这么清秀,这么好看呢,比其他那些好看多了。”

叶修哭笑不得:“老板娘你这话可说小声点,别让其他家长听到。”

陈果理直气壮的撅起嘴:“听到就听到,听到又怎么了,我说的是事实,你看看我们家小孩儿,再看看其他家小孩儿。老魏,你说是不是!”

突然中枪的魏琛被口水呛得猛咳两声:“是是是。”

叶修笑着摇摇头,没去管旁边两人的拌嘴,回身看向舞台上的蓝河,正巧听见蓝河搭着吉他的声音开口唱歌。

叶修怔了怔。

他不明白,蓝河那么年轻的身躯里为什么会爆发出这种强大的力量,强大到屏蔽了底下的观众,屏蔽了周围来来往往的人,屏蔽了旁边的魏琛和陈果。

直到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蓝河唱完的时候,似乎是看到了叶修,对着叶修的方向扬起暖暖的一笑。

叶修听着台下的尖叫,微低了头压着嗓子笑几声。

“小子可以啊,拿我教的东西来撩妹。”

——————————

 

蓝河十七岁过后,叶修也差不多到了而立之年,然而整整十年,蓝河也没见到叶修交女朋友,平日里头交情最好的女性,除了他们老板娘,就是每年都会来找叶修玩几天的苏家妹妹苏沐橙。

所以在叶修生日这天,蓝河问了他自己其实一直挺想问的问题。

“叶修哥……你为什么不找女朋友啊?”

叶修挑挑眉:“怎么,你这是最近春心萌动看上哪家女孩子了?”

蓝河眨眨眼,“哎”一声挥挥手:“我没说我,我说你呢,从我来这儿到现在,叶修哥你为什么一直不谈恋爱。”

叶修笑笑,伸手薅一把蓝河的毛:“谈恋爱这种东西急什么。”

“是因为没有遇到喜欢的吗?”

叶修摸了摸下巴:“也可以这么说。”

蓝河张了张嘴又闭上,把嘴唇咬得乌紫,才犹豫着再次开口。

“那叶修哥……你喜欢什么样的?”

“随缘。”

“随缘?”

“嗯,随缘。”

蓝河看着他,呼吸有些不稳。

“那如果,缘分到了,即使那个人是个男的……也可以吗?”

叶修夹着烟的手顿了顿,随后伸到一旁抖了抖强撑在烟卷上的烟灰。

“蓝河,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蓝河的手下意识的抓了抓凳子的边缘,他知道,叶修这个人聪明得很,一向聪明得很。

“十三岁的时候我不知道,十五岁的时候我会迷茫,现在我十七岁了,我知道我自己在想什么。”只不过看不透你在想什么。

叶修笑了笑,把烟蒂在烟灰缸里按熄。

“那就等你十九岁的时候再看吧。”

蓝河看着他半晌,有些生气的站起身:“等就等。”

你不相信我,我就想办法让你相信。

等蓝河走出店门,叶修才敢抬起头把目光追上去,静静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靠在厨房通道小门的陈果望着叶修出神的样子,叹一口气。

魏琛走到她旁边,出了声。

“你不管?”

陈果无奈的笑笑:“怎么管。”

叶修和蓝河对于她来说是两个亲人一样的存在,按理说她不能不管,可是正因为这样,她才没办法去管。

魏琛靠上另一边的门框。

“叶修这小子的性格,搁正常状态,肯定得干脆利落的跟人说清楚。”

陈果看着叶修的眼神闪了闪。

是啊,她知道,跟叶修相处了这么久,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她只是不知道,叶修跟蓝河是什么时候变的味。

蓝河还有可能是因为从小跟叶修关系好产生了误解,可叶修……

魏琛像是知道陈果在想什么,笑了笑:“所以叶修刚刚才会那么回答。”

不舍得放弃,更不敢接受。

魏琛看了看陈果紧皱不展的眉头,挑挑眉:“老板娘,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

“不管蓝河最后想出什么,不管老叶最后会怎么做,如果连我们都对他们报以这种目光,怕是就真没人站在他们这边了。”

陈果愣了愣,表情恍然,盯着魏琛看了半晌,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行行行,知道了知道了。”

“嘿,来来来,早上刚到了新的咖啡豆,咱去磨点儿给叶修那小子醒醒神。”

——————————

 

高三就是学习的代名词,蓝河十九岁的日子可以说是基本上都沉浸在了书本中,每天低头在做题,抬头在想题,看得陈果都一阵心疼。

别人家的家长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快高考了要好好学习多看看书啊,蓝河家说的是小蓝啊出来休息休息吧一会儿再看。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高三假期过去一半的时候,蓝河收到了L大的录取通知书。

蓝河拿着通知书,径直走到坐在沙发上的叶修面前,将通知书对着他。

“叶修。”

“小子挺能耐啊,现在连叶修哥都不叫了。”

蓝河没理他,自顾自的往下说。

“通知书,我拿到了。”

“嗯,看到了,恭喜,考进L大。”

“我是大学生了。”

“嗯。”

“你要等两年,我等了,你让我想两年,我也想了。”

“……嗯。”

“我说过,十七岁的时候,我知道我在想什么。”

“嗯。”

“两年了,明年我二十,和我第一次见到的你一样大,我……”

叶修没有等蓝河说完,抓住他的手腕往自己身上拉过,另一只手对着后脑勺按下去,让两人的唇正正的贴上。

半晌,叶修放开蓝河,眼神望着他,轻声开口。

“嗯,我知道了。”

 

在厨房搅着咖啡的陈果低垂着眼:“没想到最后还是变成了这样。”

魏琛看着她,饶有兴致的挑着咖啡豆:“两年前不就知道了吗。”

陈果撇撇嘴:“也是。”然后转头看向魏琛,煞有其事,“诶你说,他俩这样……我们可不可以把两个人的红包钱都省了啊?”

魏琛挑起他的眉:“嘿哟老板娘,上道啊。”

——————————

 

蓝河去上大学那天是陈果魏琛和叶修一起来送的他,陈果给他理着衣领,唠唠叨叨的活像个老妈子。

“蓝河啊到了那边一定要记得照顾好自己,吃的穿的都不能亏待了啊反正我们这儿三个大人呢该出的钱还是出得起。”

蓝河微眯着眼,温和的一笑。

“嗯,知道,谢谢陈姐。”

“傻孩子,客气啥。”

旁边的魏琛挠了挠脑袋:“嘿嘿,你知道啊,你魏哥一直也不会说什么煽情的话,反正到那边了好好的,被欺负了打电话回来告诉我们啊。”

叶修见魏琛越说越没谱,摇头笑了笑,上前揉揉蓝河的脑袋。

“蓝啊,到那边有什么事就去找喻文州和黄少天,他们俩是G市的地头,那么好的资源不用白不用。”

蓝河抽了抽嘴角:“这话要是让黄少听到不得气死。”

叶修眯眼看着他,“啧啧”两声:“我说小蓝,谁才是把你养大的人,谁才是你对象啊,你瞧你这胳膊肘拐的。”

蓝河握拳抵着嘴咳嗽两声。

成功追到手之后的叶修耿直得让他招架不住啊。

叶修瞟了瞟蓝河飘红的脸和旁边两人吹着口哨看风景的表情,也不再逗他,笑着拍了拍他的背。

“行了行了快去安检吧,等会儿该耽误了。”

蓝河点点头,向魏琛和陈果到了别,往安检口走了几步,又转过头来,对着叶修。

“我每个假期都要回来的,而且我会经常打电话。”

叶修没闹明白蓝河想说什么,只得“嗯”一声。

蓝河踌躇一下,说出了后半句。

“所以就算我不在你也不能沾花惹草。”

叶修愣了愣,随后忍不住笑了出来,又回了声“嗯”。

“比起我,我比较担心你会在大学沾花惹草。”

叶修一个三十好几的人,其实早就不兴这些了,但是如果这样能让蓝河安心,他不介意陪着蓝河说。

“不会!”

蓝河这一声蹦的有些大,说出口的一瞬间就缩了回来,咳嗽两声环顾了一下四周,重新对上叶修:“那我走了。”

然后在叶修带着笑的眼神中走向了安检口。

直到蓝河消失,陈果才碰了碰叶修。

“诶,这一走就直接飞G市去了,你舍得啊?”

叶修轻笑一声:“其实还真不大舍得。”

“那你还这么豁达。”

叶修忍着笑:“那不然我要哭着喊着求他不要去?”

陈果眨眨眼:“额……”不行这画面太可怕了。

叶修呼一口气,望向蓝河刚刚消失的安检口,眼神温和。

“去L大是蓝河的梦想,我不会让我跟他之间的感情成为阻挠他的东西。”

随后勾起嘴角。

“我们以后的时间还很多。”

陈果愣了愣,也笑了。

是啊,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大学四年又怎么样。

他们以后的时间还很多。

足够他们慢慢相爱。

—END—

原本说写大叶小蓝,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写成养成了好像……瘫……

不要在意年龄差,十八九的小蓝多可爱多青春啊,三十几的老叶照样帅破天

评论(24)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