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长安-杭城记广

叶蓝瓶邪
cp洁癖不逆不拆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头像和封面来自自家专属画师野木,表白她

【叶蓝】小事

*真的就是一些小事*

*5.20快乐*

蓝河刚跟叶修在一起那会儿,其实习惯还没拗过来,每天打开语音就一个劲儿叶神叶神的叫,交往了一个多月也不见改。

七夕节做完活动,叶修跟蓝河坐在千波湖边看风景,顺便聊了聊天。

“我说小蓝啊,我修仙只熬夜,不上天。”

年轻的蓝河听了半天发现自己没听懂。

“啊?叶神你说什么?”

“……”

叶修眯着眼睛,摸了摸下巴,扬起一抹笑容。

“没什么,我说,我下个星期去G市,求蓝河大大收留。”

“……哈?”

 

三天之后,叶修靠着喻文州的情报准确的降落在蓝河的家门口,一进去就像一条咸鱼一样四仰八叉的瘫在了蓝河家的双人沙发上。

“小蓝啊,你们这儿也太热了点不。”

蓝河看了看叶修身上的连帽外套,再看了看自己的短袖T恤。

“……你为啥不把外套脱了?”

“这不还得腾出手来拿吗,多麻烦。”

蓝河看着他,脸上写着一串“emmmmmmm”。

热死活该啊这。

 

晚饭的时候,蓝河琢磨着想带叶修去吃点当地小吃,谁知道叶修睁着眼睛就盯住蓝河。

“我记得小蓝你会做饭啊。”

“会啊,但是我又不是什么大厨,就平时做些家常小菜填肚子,肯定没外边儿做的好吃啊。”

“诶这就够了这就够了。”好不好吃是次要,重点是看谁做的饭啊。

“唔……”蓝河觉得估摸着也是,叶修这种宅男不爱出门倒正常,人家大老远的跑着来,总不能逼迫人家干不想干的事,“那行,不过家里没菜了,我得去买点。”

叶修从沙发上翻了起来。

“行啊走吧。”

“走,走啥?”蓝河有点懵,“买菜?”

好像有哪里不对。

这跟自己想的剧情有出入啊!

“对啊,不然呢?”叶修一脸理所当然的回过话,然后拍了拍蓝河的肩,“放心,钱我不能帮忙付,菜还是能帮忙提的。”

……

“叶神,其实你可以客套一下说你来付钱,然后我再拦住你告诉你我来付。”

“诶,哥是实在人。”

 

蓝河做饭的时间叶修找了蓝河的T恤和大裤衩,再配上菜市场附近买的济公扇,活脱脱一副养老样,坐在沙发上一边扇着风一边望着厨房的方向,隔三秒钟要发出一阵“啧啧啧”说:“贤惠贤惠。”

等蓝河做好菜,叶修帮他抬到客厅,吃两口就要吹捧一句。

“哎哟小蓝做饭就是好吃,比老板娘那是强多了。”

蓝河觉得叶修再说下去他就要忍不住录下来给陈老板娘发过去了。

吃完饭以后叶修就蹭着蓝河的电脑上了两个小时的荣耀,期间顺便给用逐烟霞追他追到冰霜森林的苏沐橙汇报了下工作,然后抽卡下线,凑到蓝河边上盘起一条腿往沙发上一坐,抱着个抱枕跟蓝河一起泡电视,还蹭了两块蓝河手上的饼干。

蓝河看了看旁边的人,把嗓子眼差点滑出口的“形象呢”给咽了回去。

 

叶修跟蓝河一起泡到综艺节目结束,到底是白天坐了飞机,又少了熬夜打Boss抢材料的任务,叶修的精力直线下降,打了个哈欠就准备往客房走,被蓝河一把扯住了衣摆。

“洗个澡再去睡。”

“诶明儿再说明儿再说。”

“出了一身汗洗完澡再去睡觉舒坦点儿啊。”再说了那床单被套可都是新换的。

叶修看蓝河一眼,往沙发上一趴就死活不再动弹。

“叶神?叶神?不是吧睡着了?”

蓝河推了推叶修的肩,叹一口气。

“……要睡也去床上睡啊。”

犹豫了两秒,蓝河抓起叶修的手使劲一拉。

“叶修——给我起来,别在这儿睡!”

闻言叶修睁开一只眼睛,瞥瞥人费力拉着自己的样子,笑着从沙发上翻腾起来,揉着蓝河的头一脸满足。

“欸,哥去洗澡。”

蓝河眨了眨眼睛,红着点脸看着叶修往浴室走的背影。

“……什么毛病?”

——————————

 

叶修搬到G市跟蓝河一起住之后,偶尔会跟蓝河一起出去买菜。

叶修这人吧,虽然说一般要买什么菜他不清楚,但是你要是告诉他这菜多少钱,怎么买,他能给你马上算出来,那副精打细算的模样让蓝河觉得莫名的特别安心。

最重要的是,一旦叶修跟着出来,菜基本上就不用蓝河提。

既能有人帮忙算着账,还得了个免费劳动力,何乐而不为。

蓝河不是那种喜欢往外面跑或者天天点外卖的,大多数时候都是买了菜自己在家做饭,所以卖菜的有几个大妈对蓝河的印象并不算浅,甚至还经常说挺喜欢这大小伙。

圣诞节那天叶修跟着蓝河一起去买鱼,卖鱼的大婶看着蓝河,笑眯眯的打招呼。

“哎哟小许又来买鱼啊,来来看看这条,活蹦乱跳的。”

“诶诶好嘞。”

蓝河低头看缸里蹦跶的鱼,叶修就偏头看他,然后大婶看了看叶修。

“这小伙子是你朋友还是亲戚啊,好像之前没见过,挺脸生。”

蓝河回头看一眼大婶说的所谓小伙子,一笑。

“啊,是我男朋友,以后会经常见到的。”

卖鱼的大婶愣住了,叶修也愣住了。

卖鱼的大婶没想到会是男朋友这种身份,而叶修,则是没想到蓝河会在外面那么自然地说出两人的关系。

叶修一直知道,蓝河脸皮薄,所以他从来不会要求蓝河去做什么,反正人跟他在一起,其他一切就都没有必要。

可是刚刚蓝河看向他的表情,分明一股理所当然。

叶修觉得一股暖流正在从自己脚底开始往上升。

“就这条,大婶你帮我杀一下去下胆吧。”

“啊,哦哦。”

卖鱼的大婶被蓝河喊了两声才从神游中回过来,从缸里捞起鱼放在案板上熟练的剖开去内脏,然后洗干净装在袋子里递给蓝河。

蓝河接过去的时候,大婶抬头看了看蓝河和全程默默跟在蓝河身后的叶修,眼尾笑出两道皱纹:“下次再一起来啊。”

叶修和蓝河一起愣了愣,随后蓝河笑眯眯的回了一声“诶”,叶修没说话,却笑着对大婶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跟上蓝河的脚步。

大婶在后面抓起身上的围裙擦了擦手,回想了一下刚刚两人在一起的样子。

“好,真好,合适。”

街边上,拎着鱼的蓝河转头看向叶修,笑着眯了眯眼。

“怎么样,那个大婶人是不是很好。”

叶修点了点头,附和回去。

“嗯,特别好。”然后勾起唇,挑了挑眉“你也特别好。”

——————————

 

 

年初的时候蓝河跟叶修生过一次气,那天叶修正在家里戴着耳机抢Boss,电话铃“blingbling”响个不停的时候叶修随便扒拉了一下耳机,伸手过去拉过座机的线叼着烟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许博远不在哥打游戏呢一会儿让他给你回回去。”

然后啪的挂掉了电话。

几分钟后,在家里抢Boss刷材料的叶修又接到了一通电话,来自正在俱乐部上班的蓝河。

“叶修,你知道刚你挂的那通电话是谁的吗?”

“嗯?谁的。”

“我妈。”

……

“……嗯?谁的?小蓝你再说一遍……?”

“你丈母娘。”

……

叶修石化了。

那时候蓝河的家里对两人的关系正卡在一个半接受的尴尬位置,这通电话无疑是火上浇油。

于是回到家以后的蓝河,整整连着生了两天的脾气,愣是不看难得规矩的叶修一眼。

其实叶修知道蓝河为什么不想搭理他。

蓝河之前轮休的时候起码往B市跑了三趟,拉着叶修买东西陪聊天,好容易才换来了叶家父母一句“随便你们吧”。

叶修记得他为了让蓝河不会有太大的心理压力,还故意揉了揉他的头,告诉他没关系的,自己不在意。

可蓝河说不行,那是他的父母,他的家人。

蓝河当时的表情,让叶修狠狠地刻在了心里。

叶修听着厨房里蓝河一言不发洗碗发出的“砰砰”声,摸了摸下巴,掏出电话。

“喂,沐橙啊,你说老人家……一般买些什么能比较喜欢啊?”

 

蓝河生闷气的第三天,叶修告诉他战队有些事,要回H市一趟。

没骨气的蓝河搭在门边看着叶修穿鞋。

“H市那边比较冷,你外套都带好的吧?”

“带好的带好的放心吧,过几天就回来,乖乖等着哥啊。”

“嘁,”蓝河翻了个白眼,临了临了又忍不住补了句,“别跟着魏老大一起抽烟啊,不要熬太晚。”

叶修看着蓝河,勾起嘴角。

“诶。”

 

三天以后叶修乘晚上十点的飞机回了G市,到家时只来得跟蓝河打一声招呼就倒头睡着了。

蓝河给叶修盖好被子,看着叶修眼眶下面不算特别明显的乌青,伸手顺了顺他的头发。

“辛苦了。”

 

早上十点,蓝河起床做好早餐,接到了自家老妈的电话。

“喂,妈?”

“喂,叶修那孩子到了的吧?”

“……啊?”

电话那头的蓝河妈妈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自顾自的往下说。

“其实叶修这孩子吧,挺好的,我们也没有故意刁难他的意思,只是……唉,算了,下次放假带着他一起回来吧。”

蓝河走到卧室门口,靠在门框上望着尚未睡醒的叶修,微微笑得还红了眼眶。

“嗯,知道了,我会转告他的,谢谢妈。”

 ——————————

 

叶修没有告诉蓝河,他那天早上去的蓝河家,直到晚上蓝河妈妈才给他开了门。

蓝河也没有告诉叶修,去B市的那三次,他被叶妈妈单独约出来过,是标准的电视剧里的难听话。然后蓝河回了旅馆,依旧满面笑容的拉着叶修登门拜访。

他是你的荣耀,你又何尝不是他的幸运。

相互付出,相互心疼。

他们都一样啊。

—END—

祝大家520快乐~祝叶神和小蓝520快乐~

单身的自己选择和叶蓝过【ni

评论(23)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