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长安-杭城记广

叶蓝瓶邪
cp洁癖不逆不拆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头像和封面来自自家专属画师野木,表白她

【叶蓝】嘿,知道吗,夏夜的风是甜的

#2017叶修生日快乐

#叶蓝96连弹计划

#05::30

#校园paro


“蓝啊……”

蓝河把自己的书在书桌上顿了顿,揣进书包,从容不迫的往教室门口走。

“诶午饭不一起吃啊?”

“我跟大春一起吃,你去找方锐他们吧。”

叶修看着头也不回说完这句话然后消失在门外的蓝河,感觉自己满心的苍凉。

——————————

 

叶修家跟蓝河家从出生起就住对门,两家人是那种出个门都要“哟蓝妈妈出去啊?”“是啊是啊叶妈妈今天也没闲着啊”的关系,大人的亲密直接连带着叶修跟蓝河也天天凑在了一起,从幼儿园开始就没分开过。

三年级的时候叶修和蓝河他们班换了班主任,说看着两人太熟了怕上课的时候讲话开小差影响成绩,打算把两个人的座位调开。小小的蓝河当时抓着叶修的袖子,委屈巴巴的就要往外冒眼泪。

同样小小的叶修摸了摸蓝河的头:“乖,别怕,听我的,下次考试好好考!”

蓝河重重的点两下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觉得既然是叶修说的总没错,于是每节课都拿出自己早餐咬蓝莓酱夹心面包的狠劲去学。

半个月后叶修拿着一份第一名和一份第二名的成绩单去找老师成功的把座位换了回来。

蓝河和叶修第二次分开是初二过后,因为蓝爸爸的工作调迁问题,蓝河转学去了另一个城市。

叶修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他当时挺不得劲的,抓着蓝河跟个老妈子似的一阵嘱咐,说什么“到了那边要记得经常给我打电话啊,不过如果忙就算了”,“在学校一定要好好学习,别天天想着撩妹子找女朋友”,然后被隔壁楼的方锐和魏琛嫌弃透了,说他跟不放心老婆出门的守家老男人似的。

叶修觉得是方锐他们根本不懂这种有人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感情。

——————————

 

高一下学期蓝河转了回来,魏琛看着叶修一胳膊搭上蓝河肩膀左薅右攘的样子,捅了捅方锐:“瞧见没,你平时看见老林就这表情。”

方锐摆手摆得像阴天车窗上的雨刷。

“别别别,我笑得可没他这么心脏。”

最后两人得出了一致的结论。

“这货分明就是对小蓝有意思。”

——————————

 

蓝河走的这段时间叶修和魏琛一起学会的抽烟,所以他回来以后,也算是终结了叶修短暂的烟民时期。

叶修没觉得不对,只知道蓝河不让他抽他就不抽了。

魏琛看着他的革命战友把火机丢进垃圾桶,痛心疾首。

方锐拍了拍他的肩:“好队友耐不住人家那位管得严,节哀啊节哀。”

叶修一人攘了一下他们的脑袋。

“怎么说话呢,哥只是比较听小蓝的话。”

方锐和魏琛拗了半天愣是没拗出来这两个说法有什么区别。

最后,搞懂了。

“老叶,你这情商低了啊。”

“嗯,自我认知能力也有点弱。”

两人你唱我和,把叶修看得一阵倒头懵。

方锐捏了捏鼻梁,恨铁不成钢:“我说叶修你不是真觉得你俩这就单纯的因为从小一起长大吧,你要真这么想那我劝你打住吧啊别回头耽误人小蓝找女朋友。”

等等,这怎么还扯上女朋友了。

那天下午,叶修看着魏琛和方锐,头一次开始思考自己对蓝河似乎早就有些不对了的感情。

——————————

 

“蓝啊……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偷偷抽烟了,我昨天那不是为了帮老魏充场面吗,我就是点了,没吸……”

蓝河毫无反应,叶修锲而不舍的又戳了两下蓝河靠着桌面的手肘。

“你都一上午没搭理我了,蓝,小蓝,蓝蓝……”

蓝河一把拍开叶修对着他手臂“点点点”的手指头。

“听课。”

“哦……”

叶修看了看讲台上物理老师手里“嗒嗒嗒”飞速敲打着黑板的粉笔,决定还是不作死了,这要影响了他家小蓝听课,等放了学死得更惨。

百无聊赖的叶修趴在桌子上,盯着蓝河左看右看,从蓝河顺溜的发尾,看到眼角的泪痣,再到微挺的鼻尖,薄薄的双唇。

叶修枕着夏日温柔的风和透过树叶照进半开玻璃窗的太阳光睡着前想着——

小蓝真好看。

——————————

 

“蓝河,今儿中午你不在,班长通知了最后一节课不上。”

“啊?哦好的,谢谢啊。”

“客气,那我先走了啊。”

“诶。”

蓝河笑着挥手跟最后一个同学作别,想叫自己旁边的人一起回家,转头却看到平时拽得二五八万的少年静静靠着自己手臂,似乎还在做梦。

蓝河撇撇嘴,伸出食指戳了戳叶修不算特别滑的脸。

“成绩好了不起啊?”

话音刚落,蓝河的手指就被叶修握住了。

蓝河惊了一下,趴着的人却完全没有放开他的意思,仔细看过去才发现叶修好像根本没醒,刚才那不过是下意识的举动。

叶修把蓝河的手牵引过去靠在自己嘴边,继续陷入未醒的睡意,鼻息喷在蓝河的指尖,给蓝河闹了个红脸。

叶修座位靠窗,下午日头正盛,阳光比早上下移了不少,正好从他背面打过来。蓝河学着叶修的模样趴在桌上,看着叶修侧过来对着他的脑袋,睫毛下被挡出了小小的阴影,背后是金灿灿的日光。

嗯,叶修也很好看。

——————————

 

 叶修是被放学时打的最后一道铃声吵醒的,他直起身子打算伸一个懒腰,才发现手里捏着什么有些硌人的东西,摊开一看是蓝河的手。叶修顺着蓝河的手看过去,看到的是蓝河睡得红扑扑的脸。

叶修没忍住,凑上去对着软绵绵的脸蛋吧唧一口。

蓝河被叶修的动静闹得抖了抖睫毛,颤巍两下睁开眼睛,脸上是刚睡醒的茫然。

“怎么了?”

叶修耸耸肩。

“没什么啊,放学了,走吧,你看人都走光了。”

“喔。”

蓝河打了个哈欠,扯着自己的书包丢个笔袋拉好拉链往门外走。

叶修跟在蓝河后边,讪讪的笑了。

完了,这都睡一觉起来了,气还没消。

——————————

 

叶修难得规矩的跟在蓝河旁边,两步的距离,不多不少,也不说话。

直到蓝河在十字路口拐弯的时候才终于没忍住喊出了声:“小蓝,你要去哪儿啊?”这好像不是回家的路啊。

蓝河偏过头,给了叶修一个自己体会的眼神。

好的,他闭嘴。

蓝河带着叶修兜兜转转来到一个小公园的草坪上,给叶修甩了一句“你在这儿等我”后扬长而去。

叶修迈出半个步子,想了想今天的情形,识相的缩回了脚。

小蓝让他等着,那他就还是乖乖等着吧,嗯,比较保险。

约莫半个小时,叶修抬头看看天又低下来四处张望:“嘶,这天都黑了,怎么还不见回来啊……”他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忍不住起来去找人了。

然后他隔着秋千看到了提个盒子往这边跑的蓝河。

蓝河从公园口一溜跑,跑到叶修面前屁股一顿就盘腿坐在了草坪上,打开盒子露出里面的蛋糕插上蜡烛点亮,整套动作行云流水,说话的声音还带着轻微的喘气。

“快,来,许愿吧!”

叶修愣了愣,半晌反应不过来蓝河刚刚跑去拿生日蛋糕为了给他庆祝生日的事实,看得蓝河都差点急了眼。

“愣着干什么啊,等会儿蜡烛都烧完了,快快快!”

叶修回过神,看着面前人被烛火映得发亮的眼睛,表情柔和到眉毛都有些往下塌。他勾了勾嘴角:“只有蜡烛和蛋糕,没有生日歌,要我怎么许愿。”

蓝河脸臊红了些,心想这人怎么这么矫情,推攘一把他的手:“啊行了行了你快闭上眼睛许愿我给你唱。”

见状叶修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双手微微合十,耳朵全拿去听了蓝河清澈的声音。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叶修睁眼正好看到蓝河被火光映着有些发红的脸蛋,没说话,低头吹了蜡烛,边切蛋糕递给蓝河边说:“所以你今天一整天没理我就是想给我准备这个?”

蓝河咳嗽一声,接蛋糕的时候死活不愿意看叶修。

“不喜欢算了,下次我还懒得弄。”

“别别别,喜欢,哥可喜欢了。只是蓝啊,下次准备惊喜能不能换个温柔点的方式,你这一整天都不理哥,哥都快憋死了。”

蓝河“嘁”了一声,嫌弃的撇撇嘴,回过头来却不可抑制的勾了唇角。

叶修把蓝河的笑看在眼里,也不说穿,切了一块蛋糕放在自己盘上。

“小蓝,惊喜都准备了,送佛送到西,你帮我把生日愿望一起实现了呗。”

蓝河瞥他一眼,觉得叶修实在有些莫名其妙。

“生日愿望这种东西是要你自己许了然后交给老天爷实现的,找我干嘛。”

“那不行,这个愿望只有你能帮我实现。”

“……什么啊?”

叶修看着蓝河,笑容直达眼底。

“我们在一起吧。”

“噗——咳咳咳……”

蓝河被叶修的一记直球打得实打实的在喉咙呛了一大口蛋糕,半天才抬起咳嗽出生理泪水的眼眶。

“你你你……你说什么?!叶修你……你没事吧?”

叶修笑了笑,低头把蛋糕上白白的奶油薅成各种形状。

“想了挺久了,方锐和魏琛说过以后就意识到了,这玩意,来了你就挡不住,我也没办法。试着忍了,可是忍不下来。”叶修把头转回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蓝河,温和的眼神带着由不得人分神的压迫,“我现在就这一个愿望,真的,没别的了。”

蓝河连嘴边的奶油都忘了去舔,愣愣的看着叶修。

“你……认真的?”

叶修点点头,笑容里透出来的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嗯,认真的。”

蓝河被叶修难得认真的表情激得脸一红,低下头戳着盘里的蛋糕:“勉强可以答应跟你试试……”

叶修看着蓝河握着叉子的手不断重复的小动作,笑得就差眯了眼。

“好嘞,谢谢蓝河大大,保证不让你失望。”

“话说,蓝啊,你真没生气了?”

“魏哥都已经跟我说清楚了,我哪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不过你以后不许再偷偷抽烟,帮谁撑场面都不管用。”

“是是是,不敢不敢。”

……

傍晚的风把蛋糕的甜腻和嫩草的清香卷在一起,和着被扇起一阵阵响的梧桐叶。

是相知已久的少年彼此爱慕的情愫在空气中发酵的味道。

-END-

叶神生日快乐!

后面还有纳鹿 @Gurunaruiii 的短漫!!!给你们说纳鹿画的超可爱


评论(18)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