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长安-杭城记广

叶蓝瓶邪
cp洁癖不逆不拆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头像和封面来自自家专属画师野木,表白她

【叶蓝】You Must Love Me

谢谢鱼生生!我的大宝贝!接住这个暖暖的故事了!

鱼生路漫漫:

❤酒吧老板叶×书店老板蓝


❤给长安~ @许长安-杭城记广 宝贝生日快乐!!


 


“蓝河,等下要不要去玩一玩?”结束了今天时段的演出以后,吉他手招呼蓝河。


“不了,回去睡觉了,你们去吧。”许博远笑着摆了摆手,对于这几个朋友日常抱怨自己太乖了简直跟这环境格格不入的言论不置可否。


他慢慢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现在已经到后半夜,酒吧里人也不多了,手臂上搭着以防夜里冷的大衣,他坐到吧台旁把包放下。


吧台里的小哥也是熟人了,看到他笑着问了声辛苦了然后推出一杯蓝盈盈的蓝色玛格丽特。


似乎很熟悉了的样子,许博远也不推拒,接过杯子抿了一口,淡淡的盐味先沿着味蕾传来,然后被柠檬和橙子的酸甜盖过,最后浸润酒精的味道。


“你每天喝人家一杯酒,也不好奇人到底是谁?”酒保小哥擦着杯子搭话。


许博远笑笑,反问:“他要想让我知道,干嘛每次都只留一杯酒不留下人呢?”


酒保小哥比他小一些,但还是嘲笑蓝河才二十五六心态就跟个老年人一样,一点儿好奇心没有。


“得了得了”,许博远打断了他的嘲笑,“我不也问过你了么,现在至少知道他是个男人。”


……


酒保小哥瘪瘪嘴,去招呼新来的客人了。


 


还是个手很好看让自己很感兴趣的男人。


许博远自己在心里补了补定语。


他当然好奇,只是许博远习惯把感情收拾好了不怎么外露罢了。


可是他管不住自从第一次自己演出完准备回家的时候被酒保叫住递给他一杯玛格丽特之后,在后来每次演出时都忍不住分神留意着吧台那边情况的眼睛。


 


他记得酒保告诉他,那人过来问了句“台上唱歌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听到蓝河之后他思忖了片刻,留下了一杯蓝色玛格丽特的嘱托。


 


之后大概是渐渐摸清了蓝河的时间表,又或者蓝河不上台他也不会去吧台边,每个蓝河唱歌的夜晚都会有那个人在十点多点一杯玛格丽特留给蓝河的身影。


 


晃了晃杯子,玛格丽特的蓝色并不是透明的蓝色,在昏暗的灯光下带着淡淡的诱惑。杯沿的盐粒在灯下反倒是晶莹剔透。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这个男人是对他有意思的,而且也像他一样很有自信的知道对方和自己爱好相同。


夜晚的心思在灯光下还是要小心收好,他不在相信小说里一见钟情的年纪,酒吧里唱了几年歌他看到的人性比同龄人看得多,反倒心态像个已经进入而立之年的人。


 


把杯子里的酒喝完走出酒吧的时候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南方换季的时候雨总是很多,许博远也不惊讶,把大衣套上然后从包里掏出伞,撑开走了出去。


当然也就没有看到另一边,一个撑着伞看着自己的身影消失在雨幕有点惊讶然后无奈的笑了一下的人。


 


早晨十点,许博远拎着豆浆和小笼包悠悠闲闲的走在古镇的另一头的街道上,笑眯眯的和路过的正在开店的几个熟人打招呼,然后在一家小书店门口停下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漆成蓝色的木头门,一串风铃挂在门前,一推门就能听见悦耳的声音,走进去有淡淡的幽香。


这是白天的许博远,一个古镇小书店的小许老板,书店里卖着自己喜欢的书,有时也会有客人留下一本自己喜欢的作品,然后带走一本新的作品。


或者一个来散心的客人要上一杯拿铁或者抹茶坐半个下午,在桌子上摆着的小本子上留下一段自己的故事。


 


五月的天气说热不热说冷不冷,全靠下雨天决定。


到了下午细细密密的雨点又落了下来,刚刚过了五一的旅游旺季,现在的生意比较冷淡,蓝河百无聊赖的坐在店里随手翻了一遍看过很多遍的小说之后,对着玻璃发起了呆。


挂在玻璃上的雨滴一点点汇集,最后终于承受不住地心的吸引滑落下来。


“啪嗒”,落在地上,激起一片水花,然后颤在了许博远的心里。


 


一个人影从落地玻璃前经过,在店门口停了停,抬头看看店名然后推门走了进来。


风铃“叮铃”一声响,坐在店门口高脚凳上的小老板站了起来,穿着件白色毛衣冲他笑。


 


书店里只有一位靠在角落里看书的客人,小老板正在煮的咖啡咕嘟咕嘟的响,冒出诱人的香气。


安静的气氛不容打破,所以那人只是笑着点点头,修长的手指了下桌子打开的菜单上的香草拿铁就坐到窗边去了。


 


一杯香草拿铁喝到温热就见了底,安静的留下钱也没有打扰似乎对落地窗的玻璃很感兴趣的小老板,他撑起伞重新走进了雨雾里。


 


店里只剩下许博远一个人,他走到那张桌子前打开上面的本子,新的一页纸上黑色水笔写着一行字——


一切交往都是初逢。


 


古镇的雨还在细细密密的下着。


 


下午五点关了店门,吃一碗热乎乎的云吞面,然后在晚上七点半出现在酒吧


日子和平时没什么不一样,除了今晚不该他上台之外。


今晚的他是坐在台下听歌的人,对着吧台后的人笑的狡黠:“Blue Margaret.”


 


一杯蓝色很快摆在眼前,许博远淡淡的抿了一口,果然是换了人调出来的酒,细节里带着不一样的味道。


他轻轻放下杯子,吧台后的人不等他开口倒是先伸出了手,手指修长好看。


“你好,认识一下,我是叶修。”


 


“许博远。”


 


台上的女歌手唱着《You Must Love Me》,温柔缱眷。




No one calls me beautiful like you


And i love how you say it to


Every word from you is filled with wonder


I wonder why you love me but you do




 ————————————————————


再后来日子依旧慢慢的过,古镇的生活日复一日就像是复制粘贴出来的水彩画。


不过每个雨夜独自的伞下变成了两个相携消失在雨雾里的身影。


每个九、十点的阳光下手里拎着的豆浆小笼包变成了两人份的早餐。


酒吧里常年不怎么露面的老板也规律地在一个穿着蓝色衬衣的男人唱歌的时候出来调酒,修长的无名指上闪烁着和拿着麦的手上一样的光芒。


 


You've given me your word


And based on what i've heard


You must love me


Really love me




送上这首歌啦~


祝我们长安大宝贝儿生日快乐!!!爱你!!!



评论(3)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