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长安-杭城记广

叶蓝瓶邪
cp洁癖不逆不拆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头像和封面来自自家专属画师野木,表白她

【叶蓝100%搞事活动第三期】

*叶蓝100%四月活动*

*物拟视角 床单*

*分到这个的时候其实内心是懵逼的……*

*好像这次活动就只有我没有开车……?*

第一次看到蓝河应该是一年前,那时候的他对叶修还一副连说话都带着拘谨的样子。

叶修的床靠着窗户,那天下午正好阳光从外头照进来,我是隔着空气里飘散的杂尘看到的蓝河。

干干净净的青年坐在桌子旁边的木凳上,手搭在膝盖交握着,偶尔局促的抬起来抓抓自己的头发。

直到叶修端着水杯进来,薅两下他的毛。

“紧张什么啊,蓝团长。”

哦,蓝团长,就是叶修打游戏的时候经常遇到的那个小蓝吧。

不知道是不是加了一层“滤镜”的原因,我觉得小蓝真好看,我想叶修大概也是这么觉得的。

因为叶修笑得很猥琐。

 

后来再次看到蓝河是一个雨夜,门突然被推开的声音给我吓了一跳,叶修把蓝河领进来隔着我就往床上一坐,身上的湿润告诉了我这个小青年大晚上淋着雨跑来找叶修的事实。

叶修的眼神第一次那么无奈,他把搭在我身上的毛巾扯起来直接糊上了蓝河的头。

“先休息会儿,我去烧水,烧完水来叫你洗澡。”

蓝河低着头,我不知道他是在看他自己的手还是在看我身下的地板,反正没看叶修。

叶修这人脾气我还是知道些的,所以他什么话也没说出了房间的时候我没觉得哪儿奇怪,只是委屈了这么好的小青年,看着叶修出去了以后直接就倒了下来。我觉得他应该是没忍住小小的哭了下,因为我的胸口好像有点湿。

然后我呆了。

蓝河抓着我身上不算特别柔顺的料子,狠狠吸了一口气,说。

“叶修……”

这小子,喜欢叶修啊。

 

那天晚上蓝河到底是没能住下来,而且两个人貌似还闹得挺不愉快。

叶修跟他说:“这么大个人了,别瞎闹。”

蓝河起身,对着叶修吼了出来。

“我他妈就是瞎闹,你别管我啊!”

啊,刚刚果然哭了,眼眶还是红的呢。

然后小青年颠覆了我第一次看到他时的想法,啪的一声砸门走了。

第二天叶修醒得早,但是没起来,他盘腿坐了一上午,手里捏着前阵子老板娘和苏女神硬塞给他的手机。有一次他把手机摆在我旁边的床头柜上,还忘了关屏,我偷偷看了几眼,厉害极了,智能机被他用成了老年机。

从我的角度过去正好可以看见叶修的下巴,大概是晚上没怎么好好休息,长出了些嫩青色的胡茬,和他眼睛下面淡淡的一圈一个样。

叶修捏着手机打开敲了什么,又删掉,反反复复好几次。

我想了好久终于反应过来他在干什么。

傻逼!他喜欢你的啊!打过去啊!快!

我看了看昨天自己被蓝河捏得皱巴巴的那一块。

啊,恨铁不成钢。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蓝河都没有出现,那段时间叶修睡眠情况也不太好,好几次甚至靠在床上抽烟,差点给我边上烙出一个洞。

叶修肯定也喜欢蓝河,我敢打赌。

在那之后的几天,连叶修也不出现了,直到有一次苏女神进来边找东西边跟老板娘打电话:“啊,上午叶修来过电话了,哎呀果果你放心吧,叶修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想追哪还能追不回来。再说了,那边还有喻队和黄少天帮着呢,两个大心脏加一个偶像,想躲都躲不过去。”

啧啧啧,活该。

 

后面发生的事情我不得而知,毕竟除了偶尔换洗以后晾在阳台的那几天,我目光所能及的范围只局限在这一个小小的房间。

我只知道,等叶修回来,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约定的,反正那以后我经常能看到蓝河,而如果有几天叶修没在,那肯定是跑去G市了。

每次蓝河过来都喜欢在房间里左看看右看看,我总能从他眼睛里看到对恋人生活靠近的满足,那是他对叶修最简单的喜欢。

也不知道叶修哪里来的福气。

然后叶修就会靠在门框上,静静的看着蓝河,嘴角带着笑。

好吧,两个人都挺好福气。

 

他们俩第一次结合是在一次停电之后,那次蓝河原本盘腿坐在床上,我盯着蓝河托腮时撑起一坨肉的脸,越看越觉得,啧啧,叶修这人,平时嘲讽得要死,关键时候眼光还挺不错。

叶修走过来挨着蓝河,看了蓝河两眼后搂上去亲了一口他有些滑嫩的脸,是恋人间十足的默契。

然后啪的一声,停电了。

空气静默了两秒,随后,叶修那个老不要脸的终于掰过蓝河的脸,对着嘴压了下去。

黑暗中情愫总是发酵得异常的快,这应该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但我猜这是蓝河第一次吻着吻着就发出了带着情欲的呼吸声。

其实他们的动作我看得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叶修的手从蓝河的衣摆伸了进去,然后蓝河就整个朝我背着倒了下来。

等他们纠缠着脱了衣服我发现,叶修的手很冰,不像蓝河的身子,烫得吓人。

就好比他们两个,一个像火,一个像水,相得益彰。

叶修的手穿过蓝河的指缝陷在我的布料里,蓝河的另一只手揪着我,像上次一样,把我抓得皱巴巴的。

过了一会儿,身上的小青年猛地一抖,我感到有什么粘稠的东西滴到了我的身上,然后是叶修的轻笑声。

“小蓝,挺快啊。”

“妈的叶修滚!”

蓝河的声音还在打颤呢,听得人心痒痒。

然后蓝河的身子绷紧了,我听到叶修让他放松。

后来?后来他们就开始了人类最原始的运动,我在他们身下被蹭得皱皱巴巴,而且,身上全都是黏黏糊糊的液体。两人的精华交杂在一起,空气里甜腻腻的,是相爱的恋人交合在一起的讯息。

第二天,带着两人汗渍与某些不可描述的痕迹的我被丢进了洗衣机。

之后蓝河也经常来,不过听说叶修是打算搬到G市去跟蓝河一起住了。我不知道这样是好还是不好,但是至少两个人不用再分分合合。

我也不用动不动就要被丢洗衣机然后在阳台晾三天了。

评论(28)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