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长安-杭城记广

叶蓝瓶邪
cp洁癖不逆不拆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头像和封面来自自家专属画师野木,表白她

【叶蓝】I swear

*警察叶X调酒师蓝*
*给纳鹿 @Gurunaruiii 的点文,我总觉得我好像有点辜负了这个设定,不要嫌弃……*

三月份,绍兴小镇河边的柳枝差不多都抽了条,接近傍晚,酒吧街陆陆续续的开了灯,不过离天完全黑还有半来个小时,远没到喧闹的时候。

蓝河看着披上警服外套,解开两颗衬衫扣子的叶修,晃晃手里的玻璃杯:“叶警官,喝柠檬水还是苏打水?”

叶修伸手在下巴上来回摸两圈,“嘶”了一声:“兑在一起吧。”

光看叶修这豪迈的表情,蓝河还以为他是把朗姆酒和威士忌兑在一起了。

——————
叶修是一个月前来这儿的,来的第一天就自个儿选了巡夜班,照叶修自己的说法就是,横竖瞧着也没什么事,所以随便选了个酒吧消磨时间。

要说叶修为什么选到蓝河的那个酒吧,其实还真没什么特殊的原因,纯粹是因为那天晚上他一眼望过去,就蓝河的酒吧感觉不那么热闹。

这话没什么贬低的意思,因为蓝河的酒吧里确实不热闹,只有角落的位置坐着几个人,没有驻唱歌手,音响放着John Michael Montgomery的《I swear》,从各个角落传来。

I see the questions in your eyes
我看见了你眼中的疑惑
I know what's weighin' on your mind
我知道你在脑中权衡之事
But you can be sure I know my part
但你可放心,我深知自己的角色
'Cause I'll stand beside you through the years
因为不论岁月如何变迁我依旧伴于你身侧

叶修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看到的蓝河。

那时候的蓝河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站在吧台后,袖子挽到手肘下面,碎发柔顺的搭在额前和两边,左手正拿着一杯淡蓝色的酒向右手玻璃杯里的冰块上撞。

看到叶修走过来,蓝河把杯子放在吧台上,拿过旁边的帕子擦了擦手。

“您好,要喝点什么?”

其实叶修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因为他,是个一杯倒。

所以当他说出柠檬水的时候,咳嗽得有点小尴尬。

蓝河愣了一下,随后扬起一个温和的笑。

“好的,您稍等。”

蓝河转身从柜子里取出一个通透的玻璃杯,柠檬水倒了三分之二,捻上两勺量的碎冰块,末了和进去三两片薄荷叶子。

叶修喝在嘴里,眼神望着温柔的调酒师。

冰冰凉凉的,很舒服。

——————
后来叶修基本上每天都要去找蓝河唠上几个小时,不仅仅是因为蓝河那儿人少,安静,还因为蓝河从来不会嫌弃他只点柠檬水。

开门迎的就是客,尽管叶警官从来都不正经点酒,蓝河依旧笑着满足他的要求,包括闲扯。

蓝河算是这镇上除了警局里的人跟叶修最熟的了,但是蓝河除了知道叶修是从杭州那边过来的,其他一概不知。

不过蓝河并不在意,就像叶修也从来没有问过他为什么酒吧老板很少出现一样。

叶修用吸管避开冰块搅着杯子里柠檬水和苏打水的混合体,进行着他跟蓝河的日常。

“小蓝啊,你在这儿待了多久了?”

蓝河调着手上的酒,头都不抬。

“一两年吧。”

“没出去过?”

“去年春节,回去过几天,怎么了?”

叶修笑笑。

“没什么,就是好奇,你们这个年纪的,愿意窝在这种地方的可不多。”

蓝河撑着脑袋,眼神越过简单涂鸦过的玻璃门望向外面。

“这儿生活简单,没什么不好的。”

叶修看了蓝河两眼,伸手往他头上一顿薅。

“啧啧啧,瞧你这少年老成的样子。”

泄愤一样,蓝河劈手夺过叶修差一步就叼进嘴里的烟。

“店内禁止吸烟。”

叶修看着自己被无情碾碎的老中华,咂了咂嘴。

诶哟,小青年最近好像越来越难说话了。

——————
清明节那天,叶修照例窝在了蓝河的酒吧,蓝河却看得出来,比起以前,叶修今天蔫巴巴的。

“怎么?镇上治安太好,把叶警官给无聊成这样?”

叶修听着蓝河玩笑的语气,不由得勾起唇角,瞎晃悠两下脑袋附和着他。

“是啊是啊,你说这镇上治安怎么就这么好,连个小贼都没得抓的。”

“头一次见到希望自个儿管的地界有人犯罪的警察。”

“我这不是顺着组织的话说的吗。”

好吧,他错了,就不该跟叶修抬杠。

蓝河叹了口气,拿出以往给叶修上的柠檬水。

“说吧,怎么了?”

叶修看了看蓝河认真的眼神,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败下阵来,认输的笑两下。

“没什么,你知道,这种节日嘛,总是容易想起一些故人。”

很久以后蓝河才知道,清明这天,对于叶修这样的人来说,是用来祭奠他前后折了命的兄弟的。

其实蓝河不是很会安慰人,他抿着嘴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在叶修自己接过了话茬。

“今儿给来杯威士忌吧。”

“Whisky?”

这人不是从来不喝酒的吗……?

叶修眨了眨眼。

“偶尔尝尝荤腥嘛。”

蓝河看着他那一副都快抛出媚眼来了的表情,觉得自己明明只是调酒的,怎么被搞得好像拉皮条的。

“行吧。”蓝河默默的把倒好的柠檬水放到吧台底下的隔层,却没有给叶修他想要的威士忌,转身拿出鲜奶油和两瓶不同颜色的酒,手法娴熟的调出一杯精致的淡绿,上头飘着一小片是蓝河自己加的柠檬。

叶修凑过去闻了闻杯子里散发出来的淡淡奶香,挑挑眉。

“Grass Hopper?”

Grass Hopper,绿色蚱蜢,很多女孩子喜欢拿来当甜品的东西。

蓝河当然知道叶修那个挑眉意味着什么,把杯子往他面前一推。

“你先尝尝嘛。”

小调酒师都这么说了,哪儿还有不喝的道理。

叶修拿起杯子抿一口,眼睛里是转瞬即逝的惊讶。

蓝河给他调的Grass Hopper少了几分可可的甜腻,多了几分薄荷的清凉,奶油明显放得不多却很适宜,香气浮在薄荷上空,相得益彰。

调成这样的Grass Hopper怕是不大受女孩子青睐,但是叶修喜欢。

叶修咂了咂嘴,发现仔细尝还能尝出点柠檬的酸气,和他平时喝的水一个味道。

叶修毫不掩饰对蓝河的夸奖:“小蓝同志真厉害。”

蓝河看着叶修多云转晴的表情决定,今天这杯Grass Hopper,就当做是请他的好了,反正这位叶警官下次想喝酒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事实证明叶修还真的是个一杯倒。

这么两个多月的相处,蓝河当然知道叶修酒量不行,却没想到居然不行到这个地步,一杯绿色蚱蜢也能给闷倒喽。

蓝河看着趴在吧台上的叶修扶额。

对面那家十四岁的小姑娘都比他强啊!

幸好叶修今天是赶着中午来的,没什么人,蓝河索性去把酒吧的门给关了,废死力把叶修从吧台边拖到了员工休息的沙发。

“嘿”的一声,蓝河用上最后一口气终于把叶修丢了上去,揉揉自己的腰刚准备起身,被叶修一把抓住了手臂。

蓝河惊了一下,抬眼望过去,叶修眼睛眯成一条缝,模样是满满的不清明。

唉,醉成这样呢。

蓝河凑过去,拍拍叶修的脸。

“叶警官,叶警官?你先把我的手放开,我给你煮点醒酒茶。”

神志不清的叶警官抬起手“啪”的一声就拍在了蓝河的脸上,拉拉扯扯,揉揉捏捏,把蓝河的脸捏出了各种形状,偏偏罪魁祸首笑得跟个啥似的,搞得蓝河是憋着气又没法发。

正在蓝河翻着白眼想这人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蹂躏他的脸蛋这项工作时,叶修捧着他的脸往下一压,吧唧一口就印上了蓝河被捏得嘟起的唇。

蓝河呆愣了两秒,眨眨眼睛。

卧槽!他妈的老子的初吻!

这人怎么喝醉了还带耍流氓的!

蓝河狠狠的瞪过去,却发现——

妈的流氓睡着了。

“扣扣扣——”

门外响起敲门的响动,然后是人进来的声音。

“蓝河?人呢?在吗在吗?”

请假归来的酒保系舟望向脸泛起点红,生气中杂着点无奈低头看着沙发上一坨好像是个人的不明物体的调酒师,眨了眨眼。

走了个长假回来怎么感觉剧情有点看不懂了?

——————
叶修醒来的时候,酒吧里依旧在悠悠的放着《I swear》,他抬眼望过去,一个没有见过的小青年坐在凳子上低头玩着手机,身体还随着耳机里的音乐一晃一晃。

叶修不好打扰,撑起身打算自己起来,声响惊动了凳子上的人。

“你醒啦?”

“啊,是。”揉了揉还有些轻微泛疼的太阳穴,叶修抱歉的笑笑,“你是……?”

“啊,我叫系舟,是这里的酒保,蓝河他出去买东西了。”

叶修顿悟,酒保啊。

也是,一家酒吧哪儿能只有个调酒师。

系舟看他起来了,将沙发背上蓝河帮他脱下的外套递过去。

叶修接过来搭在手上,顿了顿,咳嗽两声。

“蓝河他,没说什么?”

系舟没料到叶修突然这么问,一时也有些愣,随后挠了挠头,表情相当的微妙。

“说……也不能算什么都没说。”

叶修眨眨眼,来了兴趣。

“他说什么了?”

系舟瞟了瞟叶修,咳嗽两声,学着蓝河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给他在这儿休息会儿,等醒了,麻溜的让丫给我滚蛋。”

叶修张了张嘴,脑海里硬是浮现出了七八成调酒师说这话时候的模样。

哎哟不行,太可爱了。

系舟看着叶修闷头笑得肩膀都在抖的样子,莫名其妙。
怎么有人被骂了能这么开心。

其实叶修并没有完全醉,顶多是晕晕乎乎的有些想睡觉,离神思混乱那地步还差一大截。

不过这种事就不要让蓝河知道了。

——————
叶修这一滚就滚了好几天不见踪影,以至于蓝河都开始托着腮胡思乱想了。

生气了?不至于吧,他不就随便说了这么一句吗,被占便宜的人是他诶。

“吱啦——”

酒吧门被推开的时候蓝河想,这种时间段,来的大概也只能是叶修了。

可是等蓝河抬头望过去,看到的是一个已经很久没有梳洗过头发剃过胡子了的男人,邋里邋遢,脸上是满满的憔悴。

蓝河觉得有些不安,小声嘱咐一句系舟让他从后门出去找叶修,手指下意识的抠紧了吧台的边缘。

“您好,请问……要喝点什么?”

男人没有什么神采的眼睛看向了蓝河。

“少废话,东西呢。”

蓝河愣了愣。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不知道您在说什……”

没等他把话说完,邋里邋遢的男人像疯了一样扑上来箍紧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拿出什么冰凉凉的东西抵上蓝河的太阳穴。

是枪。

“你以为我不知道叶修天天都来这儿,选在酒吧接头?挺有你们的啊。告诉你,马上把东西拿给我,否则信不信我把你给废了!”

蓝河被掐的眯起了一只眼,手掰着那人的臂膀。

男人脸上是显然被围追堵截后的崩溃和孤注一掷,凭现在的蓝河根本扳不过。

“好……你放开我,我现在,就拿给你……”

重获呼吸的蓝河猛吸两口空气,蹲下身子往吧台底下的柜子里翻腾,咬着唇,额上是向下巴流去的冷汗。

摸到了!

蓝河“唰”的抽出柜子里头摆放着的餐刀,狠狠往男人的手臂上扎过去。

那人吃痛的呼一声,下意识弯了腰,蓝河趁着机会往外冲。

才跑出吧台,脚步又卡住了。

不行,这人肯定是叶修他们在抓捕的罪犯,他不能就这样把人给带出去。

蓝河觉得自己特别蠢,但是他还是跑回了另一边的吧台,慌乱的抓起几只叉子和餐刀,手抖得刀叉叮呤叮呤的打颤,却固执的把尖锐的一边举起来对着对面那个明显处于危险状态的男人。

“妈的。”

暴怒的男人朝蓝河开了一枪,幸好托了那一刀的福,瞄准的蓝河的心脏,子弹却堪堪穿在了肩膀下方。

猛然的疼痛让蓝河一个踉跄,往后跌坐在地上,酒柜被碰得摇摇晃晃,摆满了一面的酒咣啷往地上掉,砸碎成混杂在一起的颜色,溅在蓝河身上,糊着白色的衬衫,血还在顺着往下流。

男人捂着手臂朝蓝河走过去,蓝河手撑着地想往后挣,不料蹭着地上的酒液滑了回去。

看着被男人狠狠一抽向自己倒来的酒柜,蓝河觉得。

完了。

预想中的触感并没有降临,蓝河颤了颤半睁开眼睛,看到了自己头顶撑着酒柜的另一只手。

他认得,那是叶修的手。

“包子,过来接着!”

“是,老大!”

随着熟悉的声音换过来把住酒柜的是金色头发扎成马尾的陌生青年,和叶修穿着一样的制服。

蓝河看到叶修从自己身边撑着吧台越过去,一个回旋将男人手上刚刚抬起的枪踢开。

之后蓝河的神思开始不清,他只知道叶修来了,叶修会把罪犯制服,他很安心。

“你们的货和搜查到的证据已经被带回去了,无谓的挣扎还是放弃吧,毕竟哥也不是个喜欢打打杀杀的人,大家和和气气的才好你说是吧。那词儿怎么说的来着,对,和气生财嘛。”

噗,都这种时候了还能说出这样的话,也只有这个人了。

“老大老大,这小哥晕过去了!”

迷迷糊糊间,蓝河觉得有人把自己温柔却有力的撑起来,然后揉了揉头。

他好像听到了叶修的声音。

“抱歉,哥来晚了。”

——————
蓝河醒来是三天后,当时系舟激动得绕着病房一溜跑,抓起手机差点把沿河的小吃外卖都点一遍。

蓝河哭笑不得。

“你有没有这么夸张啊。”

“那可不,你是不知道,那天我们赶到的时候你身上,哎哟,血呼啦的,叶警官眼睛都直了。”

蓝河愣了愣,这才觉得少了点什么。

“叶警官呢?”

“哦,叶警官啊。”系舟拖过病床旁边的凳子,哗啦啦从床头柜上的塑料袋里头掏出一个苹果,手一搭削起皮,十足十打算唠嗑的样儿。

“回杭州了,好像这次来就是来蹲点的……其实我也不太清楚,都是听他们唠的,诶你别说,我听说那叶警官还是个优秀干警呢,咦是不是叫这名儿啊,啥优秀干警还是优秀警官的来着……哎呀反正挺厉害。”

蓝河垂下眸,没有说话。

其实早就猜到了,那个人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只在这种小镇子巡夜的。

系舟没有得到蓝河的回应,倒也不在意,反正他跟叶修没多大个交情。

“说起来,蓝河,你什么时候回去啊,垂杨都辞职这么久了……”

“大春又让你来劝我了?”

系舟噤了声,随后笑起来。

“你都猜到了还问我,我知道,垂杨那事是挺操蛋,但是你也静心静得太久了点吧,还真舍得抛下那些个好兄弟啊。”

蓝河笑着摇摇头,望向窗口,若有所思。

——————
杭州,上城区,公安局。

叶修掰着手指头。

按医生说的时间,蓝河应该醒了,昨天,不对,前天就醒了。不行,得回去看看,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把交接工作办好请假。

叶修起身一个回头,正巧撞上从楼上下来的苏沐橙,一副我看着你我就笑笑我不说话的表情。

“咳咳……沐橙,早啊。”

警局公认的美女警官苏沐橙眯眼笑得一阵酥:“早啊叶修。”

叶修眼神四处乱瞟。

“那什么,没事的话我先去找大姐头了啊。”

“哎~”

苏沐橙伸手用文件夹一隔,硬生生的把叶修给挡了回来。

“方锐说你昨天去下城区把那两个小喽啰抓回网之后,就连着去找果果交了三次工作。怎么着,什么事啊,急成这样。”

叶修拍着苏沐橙的肩,眼神真诚。

“沐橙,你不知道,把那小子抓回来的那天吧,有一个无辜百姓被误伤了,伤得挺严重,都进医院了。身为人民群众的守卫者,发生了这种事,我们的良心怎么能放得下。所以,做为一名人民警察的我,一定要去确保一下他的安全,才不枉费党赋予我的这枚警徽。”

“……”

苏沐橙抽抽眉毛,定定的看着脸不红心不跳的叶修,微笑。

“这还不好办,一帆,你跟罗辑明天去绍兴看一趟!”

叶修看着已经扯开嗓子喊了的苏沐橙,一把把人拉回来。

“别别别哥错了哥错了。”

苏沐橙满意的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这就对了嘛,说,是不是我想的那回事。”

叶修耸耸肩,权当了默认。

“那你打算怎么跟他说啊?”

“问他……愿不愿意跟哥处对象?”

“没看出来叶修你走直球路线的啊?!”

叶修看着苏沐橙,一脸无辜,这可真不能怪他。

叶警官至今为止的生涯里交道打得最多的不是跟他一样的警察就是罪犯,又没有追过女孩子,更没有追过男孩子。

不过……

叶修看了看苏沐橙一脸准备出谋划策的表情,果断朝着门口一溜就跑了,任凭苏沐橙在后面喊了好几声也不回头。

开玩笑,他可不打算到时候跑去跟蓝河说愿意为我调一辈子的酒吗这种玛丽苏台词。

——————
叶修最后也没有见到蓝河,他赶到绍兴的时候,系舟告诉他,蓝河已经从那个酒吧辞了。

这对于叶修来说造不成什么打击,但是失落总还是有的。

警局的人听说以后,都对叶修抱以了最真挚的遗憾和同情,毕竟这株老铁树能开花,别管对面是男是女吧,那都挺不容易。

为了安慰(?)叶修,魏琛和方锐往他肩膀上一拍。

“来走走走,不开心的事儿我们先忘掉,正好喻文州和黄少天那小子回来了,今儿晚上咱他们的酒吧走起,权当庆祝破大案了!”

叶修觉得自己可以说是被苏沐橙和陈果拖着去的酒吧,因为他对这种年轻人喜欢的场合其实并不是很感兴趣,在绍兴的时候刚开始是为了掩人耳目,后来则全是图蓝河那地儿他待着舒坦。

等叶修踏进酒吧,他发现他对某个以话唠著称的老板开的酒吧有了一丝改观,不为别的,只因为酒吧里头驻唱歌手正在唱的那首《I swear》。

可惜还差了点什么。

叶修心想,差了一个会帮他兑柠檬和苏打水的小调酒师

“老叶老叶我跟你说你今天无论如何得给我喝个三两杯的不然就是不给我面子。”黄少天没有给叶修拒绝的机会,朝着背后的调酒师就是一句“来来来二笔大春给我们叶大警官调一杯Rum,浓度高味道香的那种!”

叶修看了看自家警局那一堆完全没有帮他的意思的人,头疼的捏捏鼻梁。

得,明天也不用想办法找小蓝了,躺床上吧。

调酒师推过调好的酒,叶修认命的端上,却不是意想中朗姆酒的浓烈气息。

薄荷的清香带着淡淡的奶油味,仔细嗅嗅还能发现一点点酸。

是调轻了的Grass Hopper,淡绿色上面浮着薄薄的柠檬。

叶修猛的抬起头,面前的调酒师柔顺的头发搭在额前和两边,扬起温和的笑意。

“尝尝吧。”

“卧槽小蓝河你回来了回来了?靠大春居然也不告诉我!我告诉你你早该回来了你知不知道你跑去绍兴以后好多客人都问我以前的那个调酒师呢怎么不见了哎哟我都没法回啊!这回好了小蓝河啊你这次回来可就不许再走了,一个人去那小地方窝着有什么意思啊……”

黄少天依旧话唠,叶修却是第一次不再在意这聒噪的背景音,他的世界里仿佛只剩下吧台前挠着头发的小青年,和驻唱歌手话筒中流泄出来的曲调。

I swear.By the moon and the stars in the sky
我保证,我会如同皓月繁星永久闪耀在这天际。

—小蓝同志,我找到你了。

I swear.Like the shadow that's by your side
我保证,我会如同那伴你身侧的影子。

—不,叶大警官,是我找到你了。

I'll be there.For better or worse
我会在这里,无论顺境逆境。

—那么。

Till death do us part.I'll love you with every beat of my heart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隔,我的爱都会如心跳的律动一般永不停息

—在一起吧?

—END—

评论(17)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