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长安-杭城记广

叶蓝瓶邪
cp洁癖不逆不拆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头像和封面来自自家专属画师野木,表白她

【叶蓝】论惹到大神(的对象)会是什么下场

*给冰雨 @夜雨晴飔 的点文,老叶护妻狂魔傻白甜(?)*

*有原创人物*

*逻辑问题咳咳就不要在意了我尽力了……*

蓝河头疼。

“所以说,蓝团长到底要不要给兄弟们一个解释啊?”

蓝河看着对面战斗法师明显带着幸灾乐祸的样子,心里的烦躁指数直线上升。

解释他妹的解释!

说话的战斗法师叫照影,据说之前主打五人团,在里头担的主T。虽说蓝溪阁不缺技术好的玩家,但是遇上了也没有搁置的道理,于是入夜寒在跟照影下过几次五人本之后,把他拉进了由蓝河主带的精英团。

刚开始的时候照影还算听指挥,几次副本都可以说下得挺顺利,蓝河也挺满意。可是像照影这样荣耀打得好的玩家,往往藏着傲气,没到半个月再下本的时候,照影开始对蓝河的指挥觉得不满。

矛盾激化的导火线是一次推到Boss,照影对蓝河早已安排好的阵型和打法嗤之以鼻,强行跳出蓝河给他安排的身位格,越过挡住他的召唤师,自作主张的打算拉过半血的Boss。

蓝河看着脑袋里面一炸,精英团里头不听指挥的那都是两三年前刚接手的时候会发生的事了,现在突然碰着这么个情况,只来得及在心里操一声情急喊出来:“照影快回来!这个Boss50人本的时候会半血短暂性狂暴!你脱出范围了牧师奶不住你!”

蓝河话音刚落,就看到Boss红了眼睛,周身燃起熊熊的烈火。

狂暴了!

照影一惊,心急的往后跳想撤回来,被Boss大手一抓就纠缠了回去。

此时的蓝河已经无暇顾及杵在Boss面前的照影,只能回过头吩咐其他人按刚才说的站好位,再分神去补上一部分照影的空缺。

突如其来的事故给精英团带来的混乱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团里大多是跟蓝河配合已久的,很快就把战斗拉回了正轨,虽说最后还是堪堪蹭着血皮通的关。

而照影,是死出来的。

出来以后蓝河觉得无论如何还是应该跟照影打下招呼,免得下次再出现同样的情况,又顾及到照影的感受和面子问题,想了想还是点开了私聊。

哪想到不领情的倒是照影,蓝河这边才敲出了兄弟两个字,那边照影当着还没散的团就发出了气泡框。

“我说蓝桥团长,你不厚道吧,Boss半血狂暴不先说,见着队友残血了也不救。”

蓝河顿一下,没有帮照影拉血确实有他的错,当时阵型被突然打乱,蓝河没有让牧师上前稳住他的血再回到后方的把握,只能选择将影响降到最低,谁知道闹了这样一个误会。

“抱歉,兄弟,这事是我不好,但是……”

“承认是你不好就行,”还没说完,那边直接开了麦截住蓝河的话头,声音带着自大和不满,“这都是来打本的,谁也不带针对谁,身为团长也得有点团长的法子。”

蓝河听出来了,照影觉得他不会做人。

荣耀打得好的玩家,往往藏着傲气,只不过有人喜欢埋着,有人喜欢天天带着冲,蓝河典型的属于埋久了才会往外蹦的那种。

照影这话里藏针的一句给蓝河激出了梗在胸口的一股气,蓝河挪了挪麦,平稳的声线和以前一样温和,调子却冷了几分。

“心高气傲也别跑团里头来使,五人本跟五十人本能一样吗。”

蓝河说完这句话就下了线,没有看到后来精英团其他玩家巴拉巴拉往头顶冒的气泡。

“就是啊,这又不是五人本。”

“不是吧兄弟你又不是今天才进的团,最简单的听指挥都不知道。”

“还不就不服我们蓝团呗。”

“话也不能这么说,要是换了我眼睁睁见血蹭蹭往下掉,我也急”

“嗨哟可是这血是打本打掉的吗,我怎么记着是有人不听指挥往上冲结果被人Boss一个狂暴怼掉的啊。”

“可能因为以前是主T的原因吧……?”

“主T?主T多能耐啊,这么能耐来加什么团啊,每天带着几个人自己想打哪儿打哪儿岂不是美滋滋。”

……

蓝河下了线之后往椅背上一靠,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那是蓝溪阁的团,团里面都是跟他待了那么久的团员。

第二天蓝河收拾好心情上线,他不是不知道照影对他有意见,但正因为这样,他才决心不管怎么样都不要再跟照影起争执。

谁知道照影今天从下本到出本,全程乖得不得了,把蓝河都搞得好一阵迷糊。不过能没有矛盾是蓝河最希望看到的,见照影一路沉默,蓝河也不再提起昨天的事,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蓝河觉得自己没有去打破它的必要。

可事情没有像蓝河想的那样一直顺利下去。

出本散团之后,蓝河习惯性的停在副本门口整理背包,等他关掉页面,发现在他旁边还站了两个团内成员。

思索两下,蓝河放弃了直接转身走,他点开其中一个人的密聊,打过去一个问号。

那边的人仿佛就是在专门等他,蓝河消息过去之后很快就回过来了,可是不是从密聊窗口,而是世界频道。

对面的意思大概是副本中无意捞到了材料,想拿给蓝河,让蓝河一起放进公会仓库。

两人都是跟团跟了有一段时间的,蓝河虽然觉得奇怪,却没多想,当下也从世界频道敲着气泡回过去:“成,给交易吧。”

等交易过来的时候蓝河着实惊了一小下,稀有材料啊。

当时的蓝河心想,一定要快些把它安安全全的上交到公会。

做完这一切,蓝河才终于舒了一口气,露出满意的笑容下线了。

可蓝河没想到,才过了几个小时,他就接到了笔言飞的电话。

“老蓝老蓝,你快上来看看,你们团新来不久的那个什么什么照影,那小子又在公会里瞎闹不愉快!”

蓝河一边稳着笔言飞一边着急忙慌插卡上线,刚回到公会领地,迎面就是照影阴阳怪气的一句。

“哟,这不是我们敬爱的蓝团长吗。”

蓝河抬眼,刚想驳回去,看到照影边上站着人,是昨天给他材料的那两个。

顿时,蓝河有了不好的预感。

蓝河戳开两个人的密聊,同时发过去一连串的问号,却没有一个人搭理他,倒是照影接着开了口。

“我说蓝桥大大,你一个公会高手,犯得过跟我们抢这点材料的贡献值吗?”

什么?材料的贡献值?

“稀有材料的贡献值是高,但是如果你想要何不直接跟我兄弟说,一点贡献值罢了,让出去就是,何必搞这种伤和气的事。”

稀有材料,兄弟。

蓝河醍醐灌顶。

“你们早上是故意的!”

边上的两人仿佛没看到蓝河头顶的气泡,敲出照影一早跟他们商量好的台词。

“早上我们从本里一出来就被团长喊住了,团长说让我们把我们从本里捞到的稀有材料给他,告诉我们这是团长的命令。团长的命令,这要是不听,怕是要被赶出精英团了。”

蓝河睁大了眼睛,另一个人恰到好处的帮腔。

“其实这点材料我们本来也是打算交给公会的,但是团长这强迫和威逼的做法,实在是伤人心。”

蓝河看着公会频道刷刷往上滚的消息,觉得自己现在有些百口莫辩。

“我没有。”

“没有,那要不要看一下交易记录的截图啊。”

蓝河看着照影的话,心突然凉了半截。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早上两个人不肯跟他密聊,而是从世界频道打气泡了。怪只怪蓝河图着是自己团里头的人,好说不会害他,谁知道现在还真害了他。世界频道每天的聊天都刷得飞快,气泡更不用说,十秒钟不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蓝河没有消息记录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但是他们的交易记录却是实实在在。

 “所以说,蓝团长到底要不要给兄弟们一个解释啊。”

——————————

叶修觉得蓝河奇怪是在三天以后的午饭时间。

“蓝啊,老板娘说你前两天上绝色的号了?”

蓝河夹起一口菜送到嘴里,眼都没抬。

“是啊,没事就上去遛遛呗,看看陈姐那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哟,这么贤惠,之前是谁啊,一说让他来兴欣就告诉我他生是蓝雨的人,死是蓝雨的鬼?”

蓝河把筷子往碗里一戳,抬头就瞪过去一大眼。

“现在也是!我又没有跳槽去你们兴欣,怎么,不乐意啊?不乐意我还不上了。”

“哎哟别别别,蓝大大你想什么时候上就什么时候上,最好天天上,哥求之不得。”

蓝河瞥他一眼:“美得你。”

叶修看着蓝河丢了一个白眼起身收拾好碗筷往厨房走的背影,眯了眯眼。

下午,蓝河在书房登着游戏,叶修从门口伸头进去望了望。

“蓝啊,这几天没带团打本?”

蓝河正了正耳机。

“哪儿还有人天天都带团的,我不也得休息下。”

叶修摸了摸下巴,“哦”了一声,回过头。

啧啧啧,不对劲啊,不对劲。

“喂,老板娘,你找一个蓝溪阁的小号上一下,帮我问点事。”

摸到角落打完电话的叶修回去坐上蓝河边上并列着的另一台电脑,登上荣耀,没多久就收到了逐烟霞的回复。

逐烟霞:问过了,只说好像是他们精英团一个新来的强力输出跟蓝河有些矛盾,现在这事也没彻底解决,但是被他们会长压下来了

君莫笑:嗯……成,知道了。

逐烟霞:蓝河那边……没事吧?

君莫笑:没事,有我在,能有什么事。

说完叶修抽卡下了线,然后把绝色登上去。

“小蓝,老板娘说公会有事想让你帮帮忙,你过来瞅瞅呗。”

“啊?”蓝河眨了眨眼,看一眼叶修的屏幕,有点犹豫,“可是我这个Boss还没推完。”

叶修伸头往蓝河那边凑过去:“带团?”不应该啊,不是说最近都没带?

蓝河咳嗽一声。

“不是……就是几个认识的人一起随便下个小本。”

“嗨,那还不简单。”

叶修起身拍拍蓝河的背,示意他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哥帮你打,快,过去,绝色我都给你登上去了。”

蓝河又看了两眼自己的屏幕,想想觉得叶修的技术自己还有什么不能放心的,喊了一句:“那你接快点别掉太多血。”就往旁边挪了过去。

“哥你还不放心。”

说到底还是默契到了家,几乎是蓝河一挪过去叶修就接手了他的鼠标和键盘,然后才慢慢把身子坐稳。

哟,今儿上的是蓝河的号啊,灯花夜,系舟……嘿,还是些熟面孔。

叶修把Boss重新拉稳,点开队伍频道。

蓝河:我是叶修,听我指挥,赶时间。

队伍里面的人懵了一下,然后凭借第十区的经验下意识往已经朝Boss冲了的叶修奔过去。

说赶时间叶修还真一点没夸张,带着系舟几个人,五分钟不到推完了Boss,然后往蓝河那边瞟了一眼,确认他正专心致志的处理着老板娘给他拖出来的事,回头看向聊天窗口。

系舟:真的是……叶神?

蓝河:嗯,是我。

系舟:咳咳……叶神好!

蓝河:客套的话就不用说了。

蓝河:我有个事想问你们。

……

处理完兴欣公会事务的蓝河伸了个懒腰,转头看向靠在椅背上的叶修:“打完了?”

叶修耸耸肩。

“早打完了,团都散了。”然后托腮笑了笑,“会长夫人,贤内助啊,真厉害。”

蓝河举起电脑桌旁的一包抽纸就砸了过去。

“我可去你大爷的!”

叶修接过拍在自己脸上的纸,拿开放回桌上,也不生气,仿佛习以为常。

“蓝,这本也打完了,你看你出去给咱家冰箱补点货呗。”

“这么快?又没了?!”

“是啊,不仅冰箱里东西没了,泡面也吃完了,再不补货要死人了。蓝啊,你知道,哥在这方面没点技能点。”

蓝河语塞,发现这话还真没法反驳,叹一口气。

“等着,我出去买。”

 

挑完东西的蓝河一走出超市,就接到了曙光旋冰的电话。

“老蓝老蓝你在哪儿呢?!”

蓝河被电话那头着急的语气搞得一脸懵。

“外面买东西,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这个……哎呀你自己上来看吧,一线峡谷,快啊。”

蓝河听着那边的忙音,满脸的黑人问号,却也不敢耽搁,就近找了家网吧,摸摸兜把唯一带出来的蓝桥春雪插进了登录器。

刚一上线,蓝河就收到了笔言飞的消息:“你上来了?快快快来一线峡谷。”

蓝河看着对面的语气,忙提起脚就往一线峡谷赶,边赶边回过去:“到底怎么了?今天这一个个的。”

“哎哟,你家大神在这儿呢,你来了就知道了。”

什么?叶修?叶修又怎么了?

等蓝河着急忙慌的赶到一线峡谷,周围已经乌泱泱站了一圈人,着实给蓝河吓了一跳。

蓝河往前凑到笔言飞身边,发现圈子中间是自家对象,金发小流氓,以及那个让他这几天都上不来气的战斗法师照影。

“这,这是怎么回事?!”

笔言飞耸耸肩。

“这要问你家大神了,他刚刚在世界求照影坐标,这不,都过来看热闹呢。”

蓝河跟着看过去,只见君莫笑把伞往肩上一扛。

“认错不?”

对面的照影显然有些激动。

“认什么错!我错哪儿了!”

“啧,小兄弟觉悟太低,要不得。”

说着君莫笑手一合,放出一个暗黑之阵,然后一脸怡然自得的看着陷入失明状态的照影:“包子,上。”

已经在君莫笑旁边等了许久的包子入侵一声“得令”,提着砖头上去就是一顿砸,愣是让人连他用的是什么技能都没看通透。再加上君莫笑时不时甩上去的攻击,等照影从失明状态中回过来,血条已经下去了一半。

君莫笑看着被砸躺下的照影,转过伞往地上一撑,半蹲过去,索性连字都懒得打,开了麦。

“怎么样,认错不?”

照影炸得更厉害。

“莫名其妙上来就对着我一通打还一直让我认错,仗着大神的地位欺负人吗!”

叶修笑了,笑得可开心。

“谁让你惹着的人,他对象是个大神呢。”

话一出口,站成圈的围观群众爆出一大阵哄声,笔言飞不停咳嗽,蓝河涨红了脸。

搞什么,这人平时不这样啊!

照影一愣,才想起来。

卧槽这尊大神好像是他们团长的对象来着!

 “我说呢,搞了半天是我们的蓝桥团长委屈了,喊了个职业大神来蹲我,还真是荣幸啊。”

叶修听着照影开麦传来的一声冷笑,没说话,千机伞快速换成战矛把人往上一挑,落地时接一个豪龙破军,剩下的血又被绞了一半。

“兄弟这说的什么话,哪儿还用得着他喊啊。”

然后把战矛变回千机伞,指向照影。

“我是自己来的,”叶修勾起嘴角,“沐橙她们已经在复活点守好了,没事,反正我不急。”

照影抖了一抖,显然背后的操作者也有些怂了,可惜就是放不下那点傲气。

“怎么,想像当初强迫我那两个兄弟给材料一样强迫我认错吗。”

叶修微眯着眼,笑了笑,回过头就在世界上放了一个大喇叭求那天副本门口蓝河跟另外两个蓝溪阁成员的消息截图,后边还附加了一句,送500金,和叶修亲笔签名。

世界频道炸了,一线峡谷围观群众也炸了。

照影自然也看到了,有点咂舌,却一点没急。

开玩笑,三天前在世界频道的记录,你就是大罗神仙也找不回来好吗。

谁知道,还没等他得意多久,叶修那边又开了麦,轻笑的语气让照影听了一阵抽抽。

“你猜怎么着?那天你们旁边的召唤师给自己的召唤兽截图,好巧不巧,你那两位小兄弟的气泡都给截进去了,一个不落。”说完棒读起那个召唤师按照截图给自己发过来的气泡内容,“蓝团,这是我们今天捞到的一点材料,给你一起交到公会仓库去吧。成,给交易吧。”

“我说的没错吧?”

照影这下是真的脸都白了,他千打算万打算,实在没算到居然会有人把记录给截了下来,还是截的气泡!

没等照影开口,叶修就抄着千机伞上去,把人最后一点血给耗掉了,然后给人丢了一个复活。

“行了,你现在可以开始认错了。”

照影是气到脸铁青,他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可是没有办法。

照影知道,如果现在他还不肯低头,说不定以后也不要想安安心心玩游戏了。

照影深吸一口气,准备道歉,刚冒出了个“我”字,听到了叶修一句“等等”。

这尊大神又想干嘛!

叶修给了他一个道具赠送。

……大神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怎么有点看不懂。

“愣着干什么,接受。”

照影接受过来点开一看,傻眼了。

50个大喇叭……50个!

照影有种不好的预感,很不好!

然后他听到了叶修的声音:“去吧,50个,一个不落,全部刷完。”

直到很久以后,笔言飞都还记得那个下午持续了十多分钟的大喇叭刷屏,无数玩家截屏,刷屏内容只有一句话:

“蓝桥大大,我错了,不该诬陷你,请你原谅我吧”

当时的笔言飞只跟蓝河说了一句话,他说:

“卧槽,你们家叶神,太他妈牛逼了!”

 

——————————

后来那天晚上回到家的蓝河告诉叶修,下午的时候他就在君莫笑身后不远处,叶修说他知道。

蓝河问他:“你怎么知道?”他明明记得君莫笑没往他那边看过,更何况他是躲在人群里头的。

叶修勾了勾唇,把手往蓝河肩上一勾。

“你不懂,这叫爱的雷达。”

换来了蓝河的一个白眼。

其实叶修不说蓝河也知道,蓝河和照影都是蓝溪阁的,真要把蓝河推上焦点的位置,难做的反而是他。

叶修总是有自己的思量,却都以不会伤害到蓝河为前提。

叶修勾着蓝河的手一带,又说了一句。

“蓝啊,下次遇到这种事情,别老一个人憋着,成吗。”

蓝河弯了眼角。

“是是是,谢叶神撑腰。”

“那是,哥的对象除了哥哪儿能给别人欺负。”

——————————————————————

呜啊冰雨我真的尽力了!
(想了想还是回来补上tag,支持一发活动♡)

评论(60)

热度(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