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长安-杭城记广

叶蓝瓶邪
cp洁癖不逆不拆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头像和封面来自自家专属画师野木,表白她

【叶蓝】不小心发现了男朋友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该怎么办

*群里的姑娘们想出来的打call和微博梗*

*葬爱家族蓝团长出没注意,真·OOC预警*

*感谢火星文转换器……不要问我为什么*

*后续有凉白宝贝 @-叶栖蓝桥- 的论坛体→走这里*

“叶修你快点。”

“啧,知道了知道了。”

叶修看着前面拉着自己,脸上激动藏都藏不住的蓝河,脑子疼。

前几天蓝河告诉叶修他摊到了公会轮的假,可以有将近一个星期的休息,在苏沐橙的撺掇下,蓝河决定拖上叶修这个万年宅男出去旅游。

然而说叶修是万年宅男,蓝河也没好到哪儿去,兴致勃勃的接受了苏沐橙的建议,等打开地图,却死都想不出该去哪儿。

蓝团长他表示自己没点过这个技能。

其实叶修也没点过,但是耐不住他宠媳妇儿(?)啊。

于是叶修手往S市一指。

“我记得过几天蓝雨客场对战轮回吧,蓝河大大不去加加油助助威?”

一大早就被眼神放光的蓝河从床上拉起来的叶修欲言又止。

……妈卖批这波死是自己作的。

蓝河走到观众席,对着朝里几排的一个人挥挥手,显然是早叫人留好的位置,叶修拉了拉口罩戴好帽子,跟蓝河一起挤了进去。

蓝河和叶修落座以后他们身边的年轻人熟稔的打了个招呼:“来了啊。”然后把手中亮闪闪的棒子递给蓝河。

叶修瞟了一眼蓝河手上的东西。

“荧光棒啊。”

蓝河大大一挑眉,把荧光棒的灯光打开。

“专业应援打call一百年。”

打call搞不明白,但是应援还是听得懂的,叶修用一声“啧啧啧”充分表达了他的不屑,可惜被蓝河凭借多年的经验无视了。

眼见着比赛开始了,叶修也没去管自个儿旁边恨不得在额头上写个“蓝雨”的小剑客,转过头咂吧咂吧两下因为没有烟抽空虚无比的嘴,专心致志的看起比赛。

单人赛第二轮上的黄少天,叶修看着夜雨声烦又一次精准的走位放出连突刺,摸着下巴眯了眯眼。

嗯,黄少天这波带得不错,发挥也算稳定,不出意外的话,肯定……

“黄少!必胜!蓝雨!必胜!”

我的妈!

叶修被耳边猛的炸开的声音吓得手往前一抽,差点没滑地上去。

叶修转头看去,只见蓝河正拿着刚刚的荧光棒,上挥两下喊着“黄少”,下挥两下喊着“必胜”,然后换成“蓝雨”再来一轮。

他总算知道为什么蓝河要专门找人帮他们留位置了。

叶修看着蓝河富有节奏的应援,突然觉得。

蓝啊,怎么我比赛的时候就不见你这样……

叶修今天也依旧在吃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黄少天的飞醋。

等到团队赛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半小时,蓝雨较之之前的几次比赛除了明显的提拔卢瀚文以外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亮点。

看着自家对象丝豪不受影响依旧在慷慨激昂的挥舞着荧光棒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叶修觉得要是自己现在打断他,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于是叶修打了个哈欠,掏出蓝河前段时间压着他买的手机,多次这划划那儿划划找不到事情干之后,打开了蓝河的微博。

其实蓝河的微博有些什么东西不难猜,大部分反正都像他看过的一样,要么是关于黄少天和蓝雨的转发,要么是关于荣耀,偶尔会有些截图和日常生活里的小事。

叶修翻到一张他们的合照,他记得这是在他们公开以后,那时候叶修还专门转发了这条,闹得满城风雨,现在想想也是有些好笑。

叶修往下划拉两下,又看到一条微博,只有一句话,上面写着“这次是真的不敢,也是真的不想放弃。”

叶修看了看日期,在脑中努力回想了一下。

啊,是他刚给蓝河告白完没多久。

鬼知道当时叶修下了多大的决心给蓝河告白,结果蓝河听完直接给他下线遁了,一连好几天都不带出现。最后是叶修打电话给喻文州再让喻文州去问春易老才知道,得,蓝河哪儿是下线遁,他是给叶修玩了个休假遁。

叶修忍不住笑了。

他当时要是早点看到这条微博,绝对不会等第二个星期才买机票去G市。

叶修翻蓝河的微博翻得不亦乐乎。

嗯,战队宣传……不错不错,兢兢业业。

啧,又是黄少天,怎么全都是那个话痨。

哟,网游部聚餐照片?……没错了,从左往右第二个,握着玻璃杯笑得一脸人畜,呸,温和无害的那个。啧啧啧,不得了不得了,他家小蓝真好看,存了存了。

其实蓝河自己本身不是特别爱发微博,他的微博是真不能算多,偶尔会有点原创的,但基本上都用来屯关于战队和自家偶像的东西了,而且大部分是视奸,连转发的也不像笔言飞他们那样翻几年都不到头。

所以等叶修不知道存了多少张图,手指都有点酸了回过神来看看微博上的日期发现,嗬,都已经翻到五六年前的了,难怪他刚刚存的那张蓝河的自拍那么青葱。

按照他们的说法,这叫什么来着?哦对,蓝河的祖坟都快被他挖出来了。

不知不觉翻了这么多,叶修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他舒缓了一下手指,准备退出去。

在叶修的手指离返回键只差几毫米的时候,他瞟了瞟手机页面最下方被遮了四分之三的微博。

叶修觉得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叶修往下划两下,露出那条微博的全貌。

这是……什么。

微博内容只有一句十分简单的话,但是简单得……又不是那么简单。

上面写着:

@蓝桥春雪:(_灬藍雨,宇宙第⑴dè戰隊!﹋﹌

……

叶修觉得自己需要缓缓。

不不不等一等等一等,一定是哪里出了bug,他家小蓝才不像会发这种东西的人。

叶修扭过头去,看着蓝河依旧专心致志慷慨激昂的按节奏挥着棒应援。

……

叶修把头转了回来。

好像也不是完全不会……

叶修又往下划了两下,然后捂了捂自己抽抽的心脏,这绝对是第一次他没有因为蓝河痴迷黄少天而想把黄少天打一顿。

@蓝桥春雪:黄尐嘬帥!莪灆雨劎聖第①ぬ┆

叶修再次转过头盯着蓝河,手扬在半空中,欲言又止。

……算了他觉得他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

@蓝桥春雪:ɑ.◇誰偌摺ㄋ我藍谿閣兄俤の翄髈,我定廢ㄋ彵整箇中艸堂ノ

嗯,小蓝就是稳,稳得不要不要的。

叶修默默的退出了微博,打开QQ,点出苏沐橙的聊天框。

君莫笑:沐橙啊……

沐橙:嗯?怎么了?

沐橙:不会是跟蓝河那边出什么问题了吧?

君莫笑:不不,不是

沐橙:那是什么?

君莫笑:就是……

沐橙:就是什么?你倒是说啊,怪让人着急的

君莫笑:我突然发现,我媳妇了不得啊

沐橙:……

沐橙:???

没来得及等叶修回过去比赛就结束了,他听着耳边突然炸裂的欢呼声抬头看向大大的荣耀两个字。

蓝雨赢了。

沉迷于打call无法自拔的蓝河终于回头看向他,脸上有点小激动,有点小兴奋,还有点小得意。

“看,我们赢了!牛不牛逼!”

叶修盯着蓝河,眼神微妙。

“牛逼,可以说是相当牛逼了。”

 

比赛结束以后蓝河听说有找黄少天要签名的机会,跟叶修随便交待了一声,忙不迭的就溜了。叶修“啧啧”两声,等在人流最后出了比赛的主馆,给蓝河去了条短信,在体育馆外围随便找了个隐蔽的凳子坐着打起了瞌睡。

叶修做了个梦。

梦里好像是第十区开服,叶修操控着君莫笑在主城打转,然后收到了十八条好友申请,这十八条好友申请都来自同一个玩家,ID:▓╄→藍河★。

叶修默默点了同意,手有些抖。

▓╄→藍河★:┌;妳好,認識壹下,我是藍嵠閣公會的藍河,大號藍橋萅雪。灬.°

君莫笑:……你好。

▓╄→藍河★:ㄗs兄弟忙什幺ロ尼oО

君莫笑:刷本。

▓╄→藍河★:牜ó,哪個副泍←

君莫笑:蓝啊……你先好好说话我再告诉你我刷哪个本

▓╄→藍河★:﹌兄苐這説的ィ╉ㄙ話の

君莫笑:……

叶修觉得自己无言以对。

小蓝我错了你好好说话!

“叶修?叶修?”

叶修听到喊声睁开眼,看到了自家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的小蓝。

“怎么在这儿就睡着了?等会儿感冒了怎么办。”

“啊,咳……没事。”

蓝河看着他,一脸不明所以。

“叶修你怎么了?这什么表情?今天怎么这么奇怪?”

叶修听着蓝河一连三个问句,没有回答,起身拍了拍衣服上被压出的褶子,抬手使劲揉了揉蓝河柔顺的头发,给蓝河揉得眯了一只眼。

“蓝啊。”

“啊?”

“中草堂是无辜的。”

“…哈?!”

 

回到旅馆的蓝河第一件事就是冲到浴室把澡洗了,等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发现叶修正靠着床头玩手机。

叶修居然在玩手机?

蓝河觉得自己一定要看看是什么东西让叶修有兴趣拿着手机耍那么半天。

蓝河往床边走过去,刚要说话,柜子上自己的手机发出一阵新消息提示的震动。

是微博,一条新的艾特。

蓝河觉得奇怪,这个时候有谁会艾特他啊,自己最近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给别人转发的微博。

点开一看,蓝河石化了。

兴欣_叶修V:啧,青葱可爱的蓝团长啊//@蓝桥春雪:(_灬藍雨,宇宙第⑴dè戰隊!﹋﹌

“叶修!你干了什么!!!”

蓝河飞快的从叶修的艾特点进自己的原博,以他从来没有过的手速点击了删除,还顺道点进主页疯狂的往下刷,直到把周围那几条一样画风的全部都删了,才转头瞪向叶修。

叶修点进自己的微博,看到“原博已删除”的字样,有些可惜的咂了咂嘴。

“删了干嘛啊,多可爱。”

蓝河拖鞋一甩就跳上了床,跨坐在叶修面前,抢过叶修的手机指着那条转发,颇有一副今天你不给大爷说清楚大爷就掐死你的气势。

“你还好意思说!你说,你翻出这种五六年前的微博来是想干嘛!”

叶修半点没被吓到,顺着姿势伸手搂住蓝河的腰。

“不翻出这种五六年前的微博,哪知道我们家小蓝年轻的时候这么前卫啊。”

蓝河涨红了脸,觉得叶修那笑怎么看怎么欠揍。

“操,谁还没有个年轻不懂事的时候!”

前阵子删微博的时候嫌一条条删太累,想着都这么久的微博了也没人会这么无聊专门跑去翻来看。

谁知道还真有人这么无聊!

这个人还他妈是自己对象!

蓝河生无可恋。

叶修伸出空闲的那只手顺了顺蓝河的头发。

“咳咳……对啊,蓝,这说明你的人生,丰富多彩。”

蓝河看着叶修,面无表情。

“你是想笑对吧,是想笑吧,别憋了,我看出来了。”

叶修尝试温柔的盯着蓝河的眼睛,半分钟,破功了,把头抵在蓝河的肩窝,压抑着声音,笑得整个肩膀一抖一抖的。

蓝河翻了一个白眼,明知道叶修看不到,还是伸手比了一个大大的中指。

然后,蓝河看到叶修好不容易笑完了,抬头望向他,一本正经。

“蓝啊,你以前,做发型会不会很费时间?”

蓝河愣了愣。

……

“你他妈是从那个微博联想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啊!老子一直就这样!没有做发型!没有!”

“行行行,没有没有,我不就是问问吗,哥错了哥错了。”

蓝河觉得自己心堵,很心堵。

以后这种黑历史还是不要留着比较好,嗯。

……

话说回来,尽管蓝河手已经够快了,但那毕竟是叶修的微博啊。


评论(46)

热度(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