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长安-杭城记广

叶蓝瓶邪
cp洁癖不逆不拆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头像和封面来自自家专属画师野木,表白她

【叶蓝】十里待君归 上

*清明和鱼生生 @鱼生路漫漫 的联文*

*一小口玻璃渣*

*会甜的会甜的不甜我也不敢这么写*

“叶修,我跟沐沐去买艾叶做清明馃,你也一起来吧?”

叶修顿了一下,对着陈果摇摇头。

“我就不去了。”

“我说叶修,你不能一天老窝在这客栈里头啊,你……”

陈果显然对这个回答不是很满意,只是还没来得及把阻止的话说完,就被自家女神拉住了。

“果果,你就光记得今天清明要去买艾叶做馃子了,怎么就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呢。”

陈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顿时有些结巴。

“啊……对,咳那,那个……行,那我和沐沐去了,你,你就自由活动,呃,自由活动。”

叶修看着陈果一脸觉得自己说错话了的表情,有些好笑。

其实她们大可不必这样。

                                                         

陈果和苏沐橙走后,叶修翻身到屋顶上叼着根野草双手磕在脑后晒太阳,闭着眼哼哼唧唧的,表情还挺享受,直到下面传来乔一帆的喊声。

“前辈,阿婆让我来告诉你,糯米糕好了。”

“诶,得嘞。”

叶修又飞身下去,走的时候还顺便拍了拍乔一帆的肩。

“不错啊,懂事听话有前途,继续保持。”

乔一帆看着他那叶前辈嘚嘚瑟瑟往前走的背影,摇摇头叹一口气。

 

卖糯米糕的阿婆看到叶修,笑眯眯的把早已包好的糍糕装在小竹篓子里递给叶修。

“早知道你今天又要来给你家那个买这零嘴的小玩意,刚一出炉灶子就先给你留好了。”

“嘿哟,谢谢阿婆,难怪他就喜欢吃你这儿的小糍糕呢。”

阿婆给叶修逗得笑里头开了一朵花。

“好说好说,啥时候想吃阿婆啥时候给做。”

叶修也笑着应了,晃着手里的竹篓,又道了声谢,转身往隔壁街的蓝雨酒馆赶。

阿婆一直望着叶修,直到他从拐角消失,才回过头,伸手背抹了抹眼角,低头使了点力揉起案板上的面团。

“都是苦命的娃哟……”

 

叶修到蓝雨酒馆的时候馆里的正副掌柜正在合伙把一缸酒往铺子里头抬,副掌柜瞟到门口的叶修,捞了酒勺子就上前。

“哎叶修来了啊来来来今儿倒是来得正好你看你看这儿刚开坛呢,跟你说这可是小蓝河最喜欢的酒,我是为了我们家小蓝才瞅着这大春闲辛辛苦苦酿的你路上可不准偷偷喝啊我告诉你。”

然后边往竹筒里舀酒边跟自家掌柜唠嗑。

“掌柜掌柜快闻这酒好香啊,你说我怎么这么厉害呢,怪不得小蓝就喜欢喝我的酒我说叶修你学着点。”

叶修掏了掏耳朵,一脸嫌弃。

“文州,管好你家话唠。”

黄少天被激得一跳,辛亏旁边的喻文州及时拉住手安抚了下来。

喻文州转身拿过一个带着精致花纹的盒子,叶修刚进来的时候瞟到一眼,好像是一个额饰,水蓝水蓝的,是他家小蓝喜欢的颜色。

“叶前辈,这个,拿去吧,送给蓝河。我和少天的意思,也是大春他们的意思。”

叶修接过来,笑一下。

“行,我代小蓝谢谢你们了,他看着了肯定高兴。”

拿着满满两手的东西出了蓝雨酒馆,叶修顶着太阳光眯了眯眼。

他家小蓝真是好福气。

身后,黄少天终于停下了张牙舞爪的样子,看着前面那个孤零零的背影,欲言又止。喻文州捏了捏他握成拳的手,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叶修沿着河边走的时候想起他第一次遇到蓝河时的场景,清秀的小青年盘腿坐在树下,说自己要当一个堂堂正正的剑客。

后来,那人不仅成了堂堂正正的剑客,还成了只属于他的小剑客。

叶修不只一次庆幸过他那天被老板娘打发出来跑腿的时候绕到河道边上的小摊偷偷买烟草,虽然在那之后蓝河再也没有让他过过烟草的嘴瘾。

可他还是庆幸。

叶修和蓝河在一起之后总喜欢动不动把蓝河拐到兴欣去,看着蓝河被苏沐橙和唐柔逗得脸红害羞的,然后走过去一把把人捞进怀里。

“我说你们做不做生意啊,这店门还开着呢搁这儿欺负我家小蓝。”

每次这个时候叶修都会被蓝河甩一手肘,再笑得没皮没脸的偷一个香。

想着想着叶修就盯着河面笑了。

啊,他家小蓝真可爱

 

叶修爬进山谷的时候风吹得正响,他瞅一眼旁边“沙沙”的凤鸣花,觉得当初沐橙她们选的这地方真不错,环境好,也安静,可以让他的小蓝安安心心的。

他走向了老里头周围长了草的石碑。

“蓝啊,我把糯米糕给你买来了,人阿婆说了,你想吃她下次再给你做,你看,我真是托了你这好人缘的福。”

“蓝,这是你那话唠老大专门酿了让我带来给你的酒,别又激动得跳起来了啊,丢不丢人。说实话我觉得我比那话唠好多了,你说你什么时候把崇拜的对象换成我啊。”

“对了蓝,这是你们掌柜让我给你的,好像是你们酒馆里头那些人一起给你弄的,我知道你肯定喜欢,拿着乐去吧啊,晚上注意看好别被人家给摸了……摸了也没事,哥再给你找回来。”

叶修顿了顿,伸手摸向石碑上的字,指头有些颤抖。

“小蓝,快三年了,我总觉得我快要撑过来了,可是我发现,我撑不下去了。”

叶修低着头,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睛。

叶修最后悔的就是三年前自己从京上回来那天,他看着天还早,就遛去尝了两抓草货,等回到兴欣的时候,看到的是鲜少出现在他们店里的喻文州和难得面色凝重的黄少天。

他们告诉他,蓝河没了。

说是在来兴欣找他的路上,遇上了嘉世的人。

他记得他当时看起来很冷静,冷静得陈果都吓坏了,一个劲儿的问。

“叶修你没事吧……?”

他告诉陈果他没事。

其实叶修快要崩溃了。

后来的每一天,他都在过着假装自己没事的日子。

好像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就像他还是会偶尔去买糯米糕,虽然买回来以后又放到坏。

虽然晚上再也没有睡过一次安稳的觉。

“蓝啊,我撑不下去了,真的……”

“蓝,我很想你,一直都想。”

“小蓝……”

————————

甜回来的下

于是后面的糖什么的就交给鱼生生了_(:з」∠)_

评论(1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