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长安-杭城记广

叶蓝瓶邪
cp洁癖不逆不拆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头像和封面来自自家专属画师野木,表白她

【叶蓝】叶神说他只是想约个会

*日常文不知道对不对题*
*给鱼生生 @鱼生路漫漫 大宝贝生日快乐!*

叶修看着坐在对面喋喋不休的黄少天,觉得自己脑子疼。

事情,是这样。

前几天兴欣客场对蓝雨,结果算得上兴欣险胜,于是老板娘一开心一挥手决定在G市多玩两天,虽然方锐和魏琛一致认为导致陈果做下这个决定的因素里面苏沐橙和唐柔吹的风一定比他们赢了比赛占得更重。

联盟的职业选手一向抱的是场上是对手,场下是朋友的原则,赢了和和气气,输了下次再来。所以当喻文州知道这个消息时,黄少天兴冲冲的就拉着蓝雨的人跑去找兴欣的人说要一起聚。

喻文州自然是随他们高兴,陈果不用想,举双手赞成,于是叶修硬生生憋到了要走的前一天才有机会来找他辛勤工作的对象。

叶修是掐着蓝河下班的时间来的,身上穿了苏沐橙特意给他买的黑衬衫,带着口罩等在蓝雨旁边的路口,等蓝河走过的时候,一闪身挡在人面前,扯下半边口罩。

“靓仔,赏个脸一起吃饭啊?”

叶修看着蓝河嘴角抽抽的表情,勾起唇又补了一句。

“怎么,不帅吗?”

“叶神,你想听实话吗?”

“当然,小同志记得要实事求是啊。”

“……我能夹杂一点个人情感吗?”

“夹吧夹吧,知道你想夸我帅。”

蓝河抬起头看着叶修,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正经。

“叶神,你今天,恶心帅恶心帅的。”

叶修笑得毫不在意的搂着人肩转身。

“好说好说,帅就成。”

要不说人不能太嘚瑟呢,叶修刚转过身,正好跟他家男友的偶像打了个照面。

“卧槽?叶修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说你偷偷跑到我们蓝雨来是什么居心而且还搂着个……”黄少天眨眨眼,“小许?”

蓝河捂着自己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不是很敢抬头。

“黄,黄少……”

黄少天一蹦三尺高。

“卧槽小许你怎么会跟这个心脏在一起叶不修你你你你手干什么干什么别放在我们蓝雨的人身上!我告诉你啊小许叶修这个人噫那个心啧啧啧脏得要死你可千万别被他给蒙了……”

蓝河看了看揉着自己耳朵的叶修,又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来的黄少天,适时的出声。

“黄少!……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吃饭?”

于是,半个小时后的叶修手撑着自己的头,眼神复杂的望着蓝河,可惜蓝河好像并没有很在意。

“小许啊我跟你说这家的虾饺超——好吃你吃过没有啊没吃过的话一定要吃上次小卢带我来吃过那个味道啊啧啧啧——”

看着蓝河闪闪发亮的眼睛,叶修总有种感觉,他再不说点什么的话他家小男友可能会一激动点个五六屉虾饺上来。

“咳……”叶修敲敲桌子,看向黄少天,决定先截住话头的根源,“你们手残不是说今儿给你们休息了吗。”

“你丫才手残!”

“你丫才手残!”

黄少天懵懵的和蓝河对视一眼,后者红了半边脸,无地自容。

靠,平时习惯了,忘了今天偶像在对面……

叶修也被吼得难得的一愣,随后哭笑不得。

他怎么忘了,这俩人都是蓝雨的。

好在黄少天和蓝河都不是第一次听叶修这么说,也知道他其实没什么恶意,闹两句就算是带过去了,回过头正儿八经的回答叶修刚刚的问题。

“别说了一说我就气,我本来是想点外卖的,结果发现银行卡里没钱了点不了外卖,后来我就想啊不能点外卖咱还不能出去吃吗,谁知道等出来了才发现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我这才想起来我的钱包之前摆在训练室忘记拿走了,打电话给队长队长也不接,这不就只能屁颠屁颠的跑回去拿……话说,你们俩又是为什么会在一起啊?叶不修你老实告诉我你来找我们蓝雨的人干什么干什么我告诉你就算你跟小许之前有点交情小许也不会跟你走的你想都不要想啊!”

叶修靠在椅背上挑眉。

“怎么,你们蓝雨还不准员工有点私生活啊?”何况走不走的现在说已经没用了不是?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惯例不搭理这人的垃圾话。

很久以后黄少天觉得,如果他当初能早点理解到叶修这个“私生活”的微妙之处,他绝对会一把抓住蓝河就走,虽然好像也并没有什么卵用就是了。

拯救叶修的是饭局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喻文州打过来的电话,黄少天接起以后一溜就往门口跑,边跑边嘚卟嘚:“队长队长你终于回我的电话了我跟你说你猜我今天遇到了谁……”

叶修伸头望了望,确定了照黄少天这尿性一时半会儿肯定还回不来之后,当机立断的凑到蓝河耳边:“蓝大大,我们私奔吧。”

……

吹着凉风,叶修笑着撸了把蓝河一不留神歪过去挡了眼睛的刘海。

“用我的钱付账,找剩下的钱给黄少天?蓝团长是不是偏心得太明显了点。”

蓝河咳嗽两声,拒绝承认他想让偶像身上留点钱以至于不会太凄惨的私心:“不是你说要私奔的吗。”

“哦,所以这意思蓝团长是急着和我私奔才不等人家找钱的,啧啧啧,我真感动。”

蓝河被叶修故意兮兮的语气臊得眼神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瞟,叶修这才乐呵了,拉过蓝河的手,找到指缝扣进去。

“放心,你那话唠偶像饿不死,你没看你们家喻队都打电话给他了?指不定过会儿就来接他了,那个手残怎么可能放着黄少天不管。”

蓝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觉得这话有道理,连话唠手残的称呼都暂时不打算计较了。

叶修又扯了扯牵着蓝河的那只手。

“黄少天的事闹腾清楚了,蓝啊,你是不是该正眼看看你对象我了?”

“你?你怎么了?”

叶修好不委屈。

“我说小许同志,我卡着点儿去接你呢,还没说得几句话就被黄少天截了胡不说,自从见到你偶像,你是一点眼神都没分给我,奴家心里苦啊。”

蓝河被他弄得哭笑不得。

“行行行我错了还不成吗,那你说你想怎么办?”

蓝河话音刚落,就被旁边的人转个方向,仗着街边没人捏了下巴留下极轻的一个吻,和搔着耳根的热气。

“今天晚上招奴家侍个寝呗,奴家保证给您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看着叶修嘴角勾起的弧度,蓝河脸蹭的一下上升了一个温度,送给人一手拐子和一句“没脸没皮”。

叶修盯着蓝河的背影,耸耸肩追上去,眼睛里是不变的笑意。

脸是什么,皮是什么。

只要能拐到人,那些东西不重要。
——————————
生日就是要吃糖嘛虽然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糖算的吧算的吧?嗯一定算的!好吧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总之鱼生生生日快乐!比心♡【这一连几个生字看得我眼花。。。】

评论(8)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