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长安-杭城记广

叶蓝瓶邪
cp洁癖不逆不拆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头像和封面来自自家专属画师野木,表白她

【叶蓝】喜欢

*OOC 日常文不对题*

*属于叶蓝的白色情人节*

*情人节当然要召唤自家叶神 @翕氏年华 *

许博远抬头看看墙上的钟,六点了啊,估计是不会来了。

上个月14号的时候叶修告诉他下一个情人节一定来,回过头才觉得,白色情人节这种东西叶修哪儿知道,下一个情人节不一定是3月14日,更有可能是明年的2月14日啊。

说是这么说,可真到了这天,许博远还是小小的期待了一下。

其实许博远和叶修都不是在乎情人节这种虚头巴脑的东西的人,什么期待情人节,说到底也就是因为一个忙于公会,一个忙于战队从而导致两个人已经少说三个月没能见到面了。许博远和叶修视频是经常视频,该打的电话也一个没少,但再怎么也比不上真真切切的可以触碰,三个月,对于恋人来说,总归是长了些。

许博远又翻了翻日历。

不对,快四个月了。

对了,这个周末好像不到自己值班。瞟了瞟电脑旁边君莫笑的手办,许博远深吸一口气,决定哪怕今天不睡觉都要把仓库里头那点事处理完,然后明天趁着难得的休息去H市。

间接性的踌躇满志一向是说来就来,许博远猛呼一口气,挺直了腰,手放上键盘——

“叮咚——”

……靠,谁啊!没见这儿气氛正好呢吗?!

许博远无奈的站起身,一脸壮志被打破的惆怅,正准备扒下门把手。

等等,会不会是叶修?

不对不对,他在H市忙战队的事呢,而且他也没说过今天要来G市之类的话。

许博远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紧张,咽了一口口水,缓缓把门打开。

“您好,您的花请签收一下。”

花啊。

许博远没有抑制住自己失望的神色,好在他平时也不矫情,一瞬间的难在过后许博远迅速把自己调整了过来,伸头望了望用帽檐把脸遮住的花店员工手里抱着的白色玫瑰花,不由得摇摇头笑出了声。

“白色玫瑰花啊,啧啧啧,肯定又是苏女神给出的主意。”

“虽然确实是沐橙出的主意,但是小蓝啊,你也不用语气这么嫌弃吧。”

熟悉的轻笑声,许博远呆愣了片刻,猛地抬头。

面前的人取下帽子,晃两下头把被压乱的头发甩回原本的模样。

与许博远心里想着的身影重合,还附赠了一束玫瑰花。

许博远没说话,勾起的嘴角和眼神里染上的喜色却让叶修看得实实在在。

叶修本身也不需要许博远的任何言语,把花往许博远怀里一送,抬手就薅上人头发,寻找自己想了好久的触感。

“走,哥带你出去玩。”

 

路过楼下花坛的时候小区的大妈正指着草丛:“边个又系哩度食烟!”

许博远想都没想就回头看向叶修。

“你又在这里抽烟了啊?”

叶修当然知道大妈喊的那一句是什么意思,毕竟往G市跑了这么多次,耳濡目染的倒也学会了些,尤其是带了“抽烟”这种敏感词的。

“咳咳……哪儿啊,哥这不拿着花呢吗,怎么抽。”

许博远看着叶修这模样其实是不信的,但想到叶修拿着花出现在自家门口的样子,索性也打消了细问的念头。

叶修松了一口气。

天知道他为了截住花店员工送的花,一下飞机就跑到许博远家楼下,跟小偷蹲点似的蹲在花坛边等着花店员工。至于草丛里的那几个烟头,真不能怪叶修,荣耀教科书他坐,不对,他蹲不住啊!

 

许博远跟着叶修沿着街道走了约莫半个小时后才觉得不对。

“叶修你这到底是要拉我去哪儿啊?”

“别急别急,一会儿就到了。”

看着叶修这副死不回答还挺硬气的样子,许博远眯了眯眼,合着这大神是早有预谋啊。

“哎,到了。”

许博远随着叶修的声音抬起头,愣了。

叶修瞧着人这模样,笑得可劲儿乐呵。

“走呗,蓝大大,别辜负哥老胳膊老腿的跑这么大截路啊。”

许博远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走进这家他几乎每天都要路过却一直没怎么注意的珠宝店,而且还是和叶修。

倒不是说里头的东西有多贵,实在是他一个之前没有交过女朋友的人,好不容易谈上了恋爱还是和叶修这样一个大男人,对这些送给女孩子的玩意的想法连摇篮都没来得及进。

直到他看到叶修远远指着一个柜台。

“哟,四个月了居然还在,我就知道除了哥没人看得上它。”

四个月?叶修居然四个月之前就已经看好了。

没来得及惊讶,许博远就被叶修领着走了过去。他看到的是一对角落里朴素得不能再朴素的对戒,朴素到在一堆璀璨的钻戒边上显得甚至有点像一对西贝货。

许博远笑着摇摇头。

难怪叶修要说就知道除了他没人看得上。

不过他大概知道为什么叶修会喜欢这个对戒,因为许博远也很喜欢,这个戒指,适合他和叶修。

 

拿了戒指的叶修没有等到回家,带着许博远随便往街边长凳牵了坐下就把戒指掏出举起来,像在看戒指,又好像在看许博远。

“有多少人喜欢,有多少人诋毁,我都不在乎。哥喜欢的,有哥喜欢就行。”

说完把戒指往许博远无名指上一套。

“蓝河同志,你已经被我抓牢了,拒绝无效。”

许博远盯着手上突然多出来的环儿眨了眨眼,抬头勾起唇角,从盒子里头拿出对戒的另一半。

“只有我被抓牢,是不是有点不太公平。”

将戒指套上不属于自己那只手的相同位置,许博远对着叶修,难得的笑得有些狡黠。

“拒绝无效。”

————————

关于那句粤语:lo不会粤语啊粤语哪里打得不对多担待!然后字面和小蓝回的话应该看得出,那句说的意思是“谁又在这里抽烟”

评论(9)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