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长安-杭城记广

叶蓝瓶邪
cp洁癖不逆不拆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头像和封面来自自家专属画师野木,表白她

【叶蓝】闹钟

许博远是个没有闹钟就起不来的人,为了避免工作迟到,许博远的闹钟每天六点都会在他床头准时响起,哪怕跟叶修在一起这个习惯也没有改掉。

每次闹钟响起来的时候叶修总要被吵得在睡梦中皱眉,好在许博远都会及时把闹钟按掉,然后叶修接着睡,许博远起床。

可凡事都有个意外。

大概是前一天吃坏了东西,早上才五点半左右许博远就给肚子闹醒了往厕所奔。好不容易从厕所折腾出来,许博远看了看客厅挂着的钟,琢磨着也没多少时间能睡,索性回到厕所开始洗漱,完全忘了卧室里面还有一个不到十分钟就会响起来的闹钟。

等许博远终于弄好回到卧室准备换衣服,他的闹钟已经躺在了木质地板上,弹簧有点外崩,一节电池滚在离闹钟几步远的位置,另一节电池卡在槽里倒露不露。

许博远深吸一口气。

“叶修!”

把头埋在被窝里的人一个激灵坐起来,眼睛半开,眯了眯好不容易才看清许博远。

“啊,蓝啊……怎么了?”

许博远盯着他,没有说话。叶修再迷糊也感觉出哪儿不对劲了,眼光扫了一圈,看到地上的闹钟。

啊……他是说他总觉得刚一顺手把什么东西甩下去了,当时脑子里还在想,管他呢,反正不是把自家小蓝给甩下去了。喔,可好,甩下去的确实不是自家小蓝,是自家小蓝的闹钟……

叶修瞅着自家对象的眼神,神思瞬间就清醒了,心里暗叫不好的同时一个后蹬腿踢开被子就冲到客厅把电脑打开,边开还边念叨:“蓝啊,别生气,你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是吧,等着,哥马上给你买一个最新最贵最好看的!”

许博远无言的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儿,转身回去换衣服,直到出门后才开始自言自语。

“一个闹钟还把自己弄得跟个土大款似的……”

第二天,许博远喜闻乐见的起晚了,然后一边着急忙慌的打电话告诉春易老自己可能会迟到一边瞪着叶修,理所当然的把他今天起晚的错全部怪在了叶修身上。

叶修坐在床上无辜的回望过去,怪他咯……

咳咳……好吧……确实怪他,但也不能完全怪他啊,谁让昨儿个那闹钟响了就不带停,他就是没睡醒的时候那么一顺手……

第三天,六点,叶修大大准时的凑上去给许博远送了一个甜腻腻的吻。

许博远从来没有清醒的这么快过,他猛地推开叶修往后蹭两下捂着嘴满脸通红。

“你你你……你搞什么!”

叶修把手肘往枕头上一撑:“叫你起床啊。”

“靠,有你这么叫的吗!”

“有啊,”叶修笑着看许博远脸上的温度蹭蹭往上涨,“瞧,醒的多快,哥这闹钟明显比那电池装的管用的多了啊。”

随后还没等许博远回话就堵了回去。

“再不起床迟到了可别又赖我啊。”

许博远“你”了半天,愣是没“你”出个一二三来,最后只得抽起枕头往叶修脸上一砸奔向厕所。

叶修“唔”的一声接住恋人因为害羞抛过来的枕头,往下挪挪抱在怀里,勾起唇角。

嗯……现在把买的闹钟退掉还来不来得及?

评论(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