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长安-杭城记广

叶蓝瓶邪
cp洁癖不逆不拆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头像和封面来自自家专属画师野木,表白她

【叶蓝】叶下河往④

*OOC*
*有私设(很多)*
*一个久到大概连自己都快不记得了的坑*

“老大!!!”

训练室的门被猛地推开,包子惊慌的样子甚至把张新杰都吓了一跳。

方锐奔过去朝着包子的头就猛地一拍:“包子,平时都怎么跟你说的?!遇事要淡定,不要一惊一乍的,怪吓唬人。”

包子头一回没有听自家队员的话,拉着叶修险些结巴,平时脑筋都单边的人说话还带了点哭腔。

“老大老大……怎么办啊?!我们在那个什么什么……什么玩意儿的地下商场买东西出来的时候,嫂子说他没拿东西回去拿,然后……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就地陷了……整个地下商场都……嫂子还没出来……”

原本打算好好教育一下包子的方锐愣住了,手僵在半空,叶修原本嘲讽的挂着的嘴角也凝固了,随后连回头说一句“你们先练习”都没记得,推门就冲了出去。

叶修出去了老久,方锐才反应过来,扯过包子的衣领:“你们先练着!我们去看看,马上回来。”

喻文州没来得及阻止,看了一眼脚底长虫一般不安定的黄少天,叹着气转向冷静的张新杰和王杰希:“你们先带着,小许他毕竟是蓝雨的人,我和少天也去看看。”

蓝河转醒的时候被背上重压着的石板摩擦得呲了嘴,他知道自己并没有被埋得太深,因为他甚至能看到从废墟中透出些微的光,他也能确定自己的身子被压得死死的,因为身上的负重和浑身散发着的疼痛让他根本无力动弹。

蓝河现在只希望他埋得不深这一点能让救灾人员快点把他给救出去。

蓝河开始想办法转移注意力,然后他想到了叶修。他希望叶修能担心一下他,毕竟这种时候,恋人总该多多少少担心一点的,但是他又希望叶修不会太担心,因为那会影响整个队伍的训练。

“……小蓝……”

蓝河听到细微的喊声传来的时候愣了一下,他觉得自己现在虽说是痛苦了一点,也没到濒死出现幻觉那地步。

直到蓝河聚起所有注意力,才又听到那个仿佛从远处传来的声音。

“许博远——!”

是叶修!

蓝河眼眶变红了点,有些想哭。

几乎是花光了自己所有的力气,蓝河才把兜里揣着的属于他的那一半对戒拿出来,勉勉强强套在指头上,然后朝他看到透出光来的缝隙,忍着被断壁边缘摩擦到脱皮的疼痛,一点点磨蹭着伸了过去。

“叶修,不要再喊了!你这样喊也没用啊!”

唐柔和陈果一左一右,劝说着因为无法靠近灾难现场,只能在警察拦着的手臂后面狂喊蓝河名字的叶修。

叶修像是根本没听到,从小蓝,到蓝河,到许博远,声音从浑然到沙哑,从平稳到颤抖,一刻不停。

黄少天第一次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叶修连焦距都失去的眼神,看着叶修茫然盯着前方碎裂在一起的石块的样子,听着他不断地重复着“许博远”这个名字,除了抓着旁边的喻文州,看着喻文州同样担忧的眼神,其他什么都做不到。

在有光被什么东西反射到一闪而过的时候,叶修突然一把推开拦住的人猛地往废墟冲了过去,口中依旧喃喃着那个名字。

这动静着实把包括兴欣自己人在内的都给吓了一跳,忙上去打算把心情激动的叶修往回拉。

可是他们看到,叶修不是没有目的的瞎闯,他径直朝着一个地方冲过去,半跪着倾在废墟前伸手抓住了什么,凑近看才发现是带了血和灰脏兮兮的手指,以及一个已经从上头掉下来,被叶修卷进掌心握住的戒指。

“小蓝……小蓝,是你吗?”

——————————————————
大概是因为这写一篇的时候自家片区的那个超市地陷了所以就……咳咳咳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