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长安-杭城记广

叶蓝洁癖不逆不拆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头像和封面来自自家专属画师野木,爱她

【叶蓝】叶神说他有特殊的告白技巧

#可能是从原著得来的灵感(对不起真的记不清了)
#守儿生日快乐! @kakico-蓝桥
#一个骚气过头的告白

“你们见过最浪漫的表白是什么样的?”

“叶神给蓝团长的表白你了解一下?”

笔言飞皱起眉头:“你说这些小姑娘都怎么回事儿啊。”

曙光旋冰嗑着瓜子:“别搁这儿酸了你,浪不浪漫别说,人那么轰轰烈烈的你做得出来吗。”

采访完小姑娘们的蓝溪阁新人凑上来:“她们说的那表白是怎么回事啊?”

曙光挑了挑眉:“引怪流听说过吗。”

叶修跟蓝河在一起的事从一开始就不是秘密,因为叶修对蓝河表白那一天,全荣耀大陆大概都知道。

那天是情人节,情人节的活动跟前两年的圣诞节有些像,在固定时间刷小怪,然后打小怪掉落巧克力,最后以数量计算排名。

而跟上一次不同的是,这次的活动,小怪被打死之后不会消失,你打死一只怪,它能在街上躺到活动结束。

玩家纷纷表示这个设定真的太让人难以吐槽了,尤其是情人节活动的小怪还是粉嘟嘟的颜色。远远看过去,跟铺了一地的小猪佩奇一样,丑得绝顶。

蓝桥春雪提着刀在街上守着下一波即将出现的小怪,君莫笑就是在这个时候溜达过来的。

“守怪呢小蓝?”

蓝桥春雪停住来回晃的脚步:“……叶神你能不能不要在这儿,我瘆得慌。”

电脑面前叶修乐了:“你能守我怎么就不能守。”

蓝河此时此刻非常的没有原则:“那要不您守这儿,我换个地方啊?”

“其他地方都有人了,你守个什么劲儿啊。”

……

行吧。

蓝河想着,这人他今儿不招惹了,抢不着怪捡个漏还不行,兴欣的人又不可能都来堵着他。

“我说小蓝啊,蹲了多久了啊今天?今儿早上八点活动开始就看着你一直跑,也没让别人给带带?这都十点过了,天都黑了,你们蓝雨打起活动来饭都不吃的啊。”

蓝河捏了捏鼻梁,以前也没哪次见这个人话这么多的啊:“有盒饭。”

叶修看着蓝河回话了,笑了:“盒饭有什么营养。”

蓝河翻了个白眼:“嘁,比泡面营养。”

“诶哟,你怎么知道。”

“用脚后跟都能猜到好吗,还说我们蓝雨打起活动来饭都不吃,打活动丧心病狂的明明是你们兴欣。”

“哟呵,小蓝同志是个侦察兵啊,对对手了解很透彻。”

蓝河“呸”了一声:“我都坐到对手管理层去了!能不透彻吗!”

叶修听着耳机里的这句话,笑得眼睛微眯。

“不过这回你还真猜错了,我下午可是跟老板娘和沐橙出去吃了顿好的,让莫凡来带的我的号。”

莫凡……

蓝河脑子里浮现出那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在饭点被扣在训练室打活动一脸低气压的场景。

蓝河抖了抖,强忍住没把这话往麦克风那边说。

“你居然会在打活动的时候下电脑去吃东西,反常了点吧叶神。”

总觉得有阴谋。

“因为等会儿还有大事要干,得保持体力。”

果然有阴谋。

蓝河侧向君莫笑的位置微微试探:“什么……大事。”

“不能告诉你的大事。”

好吧,想想也知道,这个人,最喜欢的就是打别人一个措手不及。

所以说职业大神就好好去打职业比赛好吗!跑回网游里来瞎晃是很好玩吗?!

晃眼间,蓝河一抬头,看到了前面闪了闪刷新出的小怪,提剑就冲了过去。

蓝河才砍上去一刀,第二刀打在了叶修的千机伞上。

“这么急躁不好啊。”

卧槽这他妈这时候了是急躁不急躁的问题吗!

蓝河闪身从叶修旁边避开,拉过斜对面两个小怪放了一个技能,眼看着就剩个血皮,被千机伞变成的矛给拦截了。

蓝河心痛的看着那两个只剩血皮的怪。

算了,让了就让了吧。

结果叶修也并没有回过头去扫那两个怪,而是打着他那把大伞悠悠闲闲的看着蓝河。

之后无论是蓝河想要去补刀之前的怪,还是打死新的怪,叶修总会在蓝河碰到怪的前一秒出现在他前面。

旁边赶来又停住不敢上前的中草堂玩家愣愣的看着,不知所措:“这……那个是君莫笑吧?他们在干嘛呢?”

车前子端详了两秒钟:“管他们干嘛呢!有怪不收傻啊!”

说完骑着扫帚就冲了进去,横扫一片血量不满的小怪。

蓝河想上去拦,还没跳出去几步就被千机伞挡了回来,眼睁睁的看着车前子兜走一麻袋巧克力。

直到刷怪时间结束,地上厚厚的一层粉色,空中似乎还飘着萧瑟的落叶。

“不是叶神,你图什么啊……怪都让中草堂截走了。”

叶修把伞一收:“反正再让他们三次也超不过我们。”

这是什么恶趣味吗!你们兴欣是稳着的,我们蓝溪阁颗粒无收啊,还便宜了一个中草堂!

蓝河把剑收起来,让蓝桥春雪走回墙角坐下,郁闷得一比那什么。

叶修倒是看起来心情相当的好,蹲在蓝河面前。

“十一点过活动就要结束了,再过二十分钟要刷最后一波怪了吧,据说这一波是之前加起来的两倍。”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叶修笑着回了一句,站起身靠在蓝河旁边,这回倒是什么话都没说了。

蓝河抬头瞅瞅叶修,又低下头。

叶修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怎么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呢。

十点五十八分钟的时候,蓝河想起了一个遥远的圣诞节,被兴欣公会残暴的引怪打法所支配的恐惧。

“不,不是吧……”

蓝河说这句话的时候忘记了他开的是自由麦,叶修听在耳朵里,他大概猜出蓝河想到了什么,笑了笑,一句话也没说。

离十一点还差三十秒的时候,叶修耳机里传来队内语音。

“老大!我和小弟莫凡格林之森已就位!”

“嘿,枪炮师和阵鬼冰霜森林已就位。”

“我说方锐你快点,好了老叶,千波湖我们准备好了。”

“小手冰凉主城已就位,十分钟后准时放神圣之火。”

叶修看着电脑下方的时间,变成零点的一瞬间转头看向蓝河。

“小蓝,跟上。”

然后蹭的飞了出去,像离弦的剑。

卧槽不是吧,还真给他猜对了。

蓝河来不及多想,提起脚步就朝叶修追去。

叶修从街尾一路放着技能跑到街头,速度正正好牵着一堆小怪,又在蓝河试图抢仇恨的时候一个准确无误的范围技拉了回去。

蓝河呆呆的。

这他妈简直就是历史重演啊。

而蓝河不知道的是,剩下三条会刷新小怪的道路,和他这边的情况一模一样,一群一群的小怪被顶着“兴欣公会”字样的人牵着走。

正在千波湖的车前子几乎是目瞪口呆:“我说怎么感觉今天兴欣安分守己那么奇怪,假的!全都是假的!这个引怪的方法绝对又是叶修的主意,卧槽怎么比上次还狠!”

另一边的包子一边兴奋的拉着怪一边“嘿嘿”的笑:“傻了吧!为了这一手我可是练了半个月,让你们尝尝包子入侵大流氓的厉害!”

四股引怪流渐渐接近,快到主城的时候,安文逸轻声倒数了五个数,然后从旁边快速爬上城门顶的塔钟。

叶修抬头看一眼,勾起嘴角:“往神圣之火底下走!”

眼看着四队人就要碰到一起,叶修下了最后一个指令:“记得击飞了再攻击。”

下一秒,主城面前的广场中央,一片跳动的粉红色,此起彼伏的被击到空中。

“火焰喷射!”

“嘿!霸王连拳!”

“……”

“气贯长虹!”

周围站满了玩家,目瞪口呆的望着中间那一圈,被各种各样的技能晃到忘记上前。

最后是叶修举着战矛从中间狠狠破出,被打死的怪因为击飞效果堆成了一座小山,而叶修从下面冲出解决掉最后一只小怪之后打开伞,缓缓降落在小山的顶端。

蓝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叶修这一把居然这么狠。

后赶到的笔言飞看着眼前的盛况,张大了嘴:“这……他们兴欣都不是正常人吧!”

蓝河觉得自己都有些结巴:“我也……没想到。”

只见站在“山顶”的叶修往下环视了几圈,然后朝着蓝河的位置出了声:“我说蓝河,不是让你跟紧吗,站那么远干什么。”

蓝河还没反应过来,苏沐橙先跳到了他背后,一个小技能给他打到了前方,很有分寸的只伤到了点血丝。

然后蓝河收到了一个赠送道具的请求。

“点接受。”

是叶修的声音,蓝河都没来得及多想,就朝着接受点了下去。

哗啦啦。

蓝河的视野被一片粉色的盒子盖住,耳边传来叶修的话:“官方说这次活动的道具是按单个显示的,没想到是真的,还挺壮观。”

蓝河点开包裹。

巧克力x1029。

等等,单个显示。

所以他现在是被一千多个巧克力给埋了是这个意思吗……

像是为了安抚蓝河,叶修又出了声:“别急别急,再过十五秒效果就消失了。”

果然,十五秒过后,蓝河屏幕上的一片粉红色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已经从顶上跳下来了的叶修,就站在他面前。
“点开活动排名看看。”

蓝河点开活动版面,右侧显示着活动倒计时,还有一分三十秒结束。倒计时下面是活动排名,第一名高高挂着“蓝桥春雪”,比第二名多出600多个。

“你们蓝溪阁赢了。”

蓝河愣了愣,咳嗽两声:“这次活动没有你们兴欣需要的东西?”

“确实,这次活动的奖励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叶修顿了一下,“不过这不是主要的理由。”

“那叶神你……”

屏幕前的叶修往椅背一靠:“沐橙说告白要挑些特殊的日子。”

“啪叽”,玻璃杯掉在了地上,蓝河心跳如雷。

“我都打包了一千多只小怪送过去了,蓝河你真的不考虑答应答应我吗。”

蓝河把整张脸都埋进手掌,半天才瓮声瓮气的说出一句。
“什么鬼主意,这个场景真的丑爆了好不好。”

“所以说蓝团长其实是个隐藏的傲娇属性?”

“是啊,我跟你说我还有那天的截图呢,蓝河猝不及防被一堆粉色的盒子当头砸中,跟瀑布似的,爬都爬不出来,他妈没笑死我哈哈哈,你敢信这里面有个人?!”

蓝河举起抽纸朝笔言飞和曙光旋冰头上一人砸了一下。

“行啊你们俩,我出去吃个饭你俩搁这儿跟新人扯我八卦。”

笔言飞捂着脑袋:“诶这不怪我啊,要怪怪你家叶神,不是我说他那牛逼哄哄的告白方式,可以给人聊到荣耀闭服。”

蓝河翻了个白眼:“守你们的野图去。”

上了线的蓝河飞驰到千波湖,对着君莫笑就是一顿乱砍。
“哟,怎么了啊这是,火气这么重。”

“你问问你自己怎么想出的这么骚气的表白方式再问我怎么了。”

叶修忍不住笑了:“又这事儿啊,不是,多酷啊。”

蓝河“嘁”了一声,“是,贼酷。”

“反正横竖你答应了不是,能给所有人都记住才说明我厉害,懂不懂?”

蓝河捂着额头思索良久:“叶修,现在分手来不来得及。”
“全荣耀都知道我们处对象,来不及了。”
—END—

生贺可能是鞭策我更新的动力了……
守儿生日快乐!给你塞一口骚气的糖!
这么神奇的表白方式和奇怪的逻辑不怪叶神,是我疯了,对不起x

评论(33)

热度(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