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长安-杭城记广

叶蓝瓶邪
cp洁癖不逆不拆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头像和封面来自自家专属画师野木,表白她

【叶蓝】站住,打劫!

*突然就放飞了一下自我*

*OOC预警*

*对不起我有病*

蓝河,蓝溪寨的土匪头头。

在手底下的人第二百三十八次提醒蓝河他们是土匪和第六十七次抱怨吃不上肉的时候,蓝河终于决定直面他的行当——下山打劫!

走在山道上的蓝河不禁回忆起了下山之前跟二当家激烈的争吵。

蓝河:“谁说吃不上肉了?!你们昨天吃的不是肉吗!”

系舟:“大当家的,那是知月昨天用弹弓崩下来的乌鸦。”

蓝河:“那后院不是还有鸡吗!”

系舟:“大当家的,把后院的那两只鸡宰了的话,我们以后连鸡蛋都没有了。”

蓝河:“那那头牛呢?!”

系舟:“大当家的,笔寨主今天早上飞鸽了一封书说要是您动了他的牛牛他跟您没完。”

操!

……

蓝河仰天长叹。

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土匪,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打劫啊。

快下到山脚的时候,蓝河看到前面有一个人。

打着扇子哼着歌,一看就是个有钱人,哟衣服上还绣着花呢,准没错!

说着蓝河一个滑铲滑到贵公子面前:“来者何人,报上名来!”他看话本子里是这么写的没错!额……是不是这时候说的来着?哎呀管他的,能用就行。

贵公子愣了一下,随后笑笑,不急不慢的拂一拂袖子:“在下姓叶,单名一个修,敢问阁下是……?”

对面这客客气气的搞得蓝河也一时没反应过来:“啊,哦你好你好,我叫蓝……不对呸!什么蓝不蓝!干正事!我要打劫!”

“打劫?”

“对,打劫!”蓝河清了清嗓子,准备念他一早准备好的台词:“此山是我开……”

叶修环顾一下四周,眼里充满了赞赏:“这一带绿化不错啊。”

“那是,这边环境一直都很好,不对……此山是我开,此树……”

“诶这树上的果子能吃吗?”

“那必须能啊,这果子我都吃了二十年了,老甜了不信你尝尝……停!吃什么果子!跟你说此山是……”

“你后面有只兔子。”

“啥?兔子?……哎哟这不是王二婆家的兔子吗怎么又给放出来了,能不能收好!回回搞丢都上我们山寨去要!你等等我啊我把它抱回去。”

叶修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蓝河抱着兔子,转头刚走几步,僵住了,把兔子往地上一放,回身怒瞪叶修。

“差点中了你的计!不要插嘴!认真听我说话!”

叶修眨眨眼,哭笑不得:“好,你说。”

蓝河二度清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

“没钱。”

“……”

“不是说不要插嘴吗!能不能尊重一下我!好歹让我把话说完啊!”

“诶好好好您说。”

蓝河三度清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没钱。”

“……”

“兄弟,咱能不能认真一点,我这么诚恳的向你打劫,你就这么糊弄我。你看你身上穿的,一看就是个有钱人。”

叶修无奈的摊开自己的双手:“没糊弄你,我是真的没钱,你看。我是被家里赶出来的,身上是真一点银子没带,也就这身衣服看起来好点儿了。”

蓝河盯着他看了半天,决定暂时相信他。

“没钱也行,你拿物来抵。”

“物……”叶修摸了摸下巴,“刚才有的,现在没了。”

“什么意思?”

叶修抬下巴指指蓝河的脚下:“我身上最值钱的东西,刚刚被你踩碎了。”

“……哈?”蓝河眨两下眼,低头看过去,就看到自己的脚边有一块白色的玉佩,即使沾了灰,还是能看出来是上等好物。

然而,它,碎了。

从中间开始,裂成了,好几块。

简直,是个,悲剧!

“啊————”蓝河猛地蹲下,捡起玉佩残肢的手在颤抖,“这这这这……碎了?我我我我弄碎的?不能吧!兄台,这么好的玉没那么容易就被我弄碎的,这不是我弄碎的对吧对吧?”

叶修看着蓝河望向他充满期待的目光,气定神闲。

“是你弄碎的。”

“啊啊啊为什么会这样——”

蓝河欲哭无泪。

“所以你得赔偿我。”

“我,我错了……这个值多少?”

叶修敲着扇子,想得很认真:“说不好,反正挺贵的。”

蓝河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片灰暗,他已经看到自己解散山寨然后去四处找工最后终于还完了钱却垂垂老矣孤苦一生的场面了。

叶修看着蓝河崩溃的样子,眼里闪过一抹笑:“这样吧,横竖我现在没地方去,你就先让我到你的山寨里头待着,说不定我一高兴,咱们的账就一笔勾销了。”

蓝河抬起头来看着他,眼睛一亮:“你说真的?”

叶修点点头:“自然。”

于是我们的土匪头头,就这样领着贵公子,回了家……呸,回了寨。

预知后事如何……

……你猜?

—我也不知道该打end还是tbc—

咳咳,谁还没个放飞自我的时候,就当,看个开心吧……

啊啊啊对不起我有病啊啊啊突然就放飞了自我扯不回来了啊啊啊

这这这大概是上?有没有下我也不知道,如果没有,你们就当叶修和小蓝回山寨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吧!毫不负责的躺平在地

评论(33)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