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长安-杭城记广

叶蓝瓶邪
cp洁癖不逆不拆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头像和封面来自自家专属画师野木,表白她

【叶蓝】危机公关的正确姿势

*标题是假的*

*面基的时候讨论的梗*

*不小心黑了一波阮成我错了*

作为一个合格的兴欣黑,阮成致力于从各种地方挖兴欣的黑料。

只要是兴欣的黑料,阮成一律收起来,从来不挑。

反正小的也能被他给说成大的。

傍晚,阮大记者吃完饭正出来溜圈消食,扇着扇子可以说是非常的悠闲。

散着散着步,阮成眼睛一眯。

前面马路口那个身影有点眼熟。

定睛一看。

哟,可不就是号称荣耀教科书的叶神吗。

不对,不是叶修一个人。

阮成往旁边树后面一闪,观察起叶修旁边的人来。

短头发,身形和叶修差不多,应该是个男的,看不清样子但是好像挺清秀。

乔一帆?

阮成视力不算差,于是又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

不对,不是乔一帆,好像不是战队成员。

阮成紧盯着不远处的两个身影,还在思考那人是谁,看起来跟叶修关系还不错。

然后他看到叶修替他理了理头发。

阮成的职业习惯让他下意识的掏出手机来咔嚓一张,之后才反应过来。

这说不定是叶修的朋友或者亲戚。

这句话刚从阮成的脑海里闪过,叶修又抬起手来,摸了摸那个男生的嘴。

阮成眨了眨眼。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可是他说不上来。

然后叶修搂过那个人,走了。

叶修,搂着一个男生,走了。

阮成拿起手机对着叶修离开的方向就是一通十连拍。

虽然阮成并不知道叶修跟那个人是什么关系,但是……

阮成翻了翻手机里刚刚拍下来的照片。

作为一个记者兼兴欣黑(重点),一定要具备捕风捉影,小事化大的职业素养,尤其是在关于叶修的事情上。

阮成不由得扬起一抹带节奏的笑。

 

早上,蓝河应陈果的要求抓着半个脑袋都埋在枕头里的叶修的手。

“叶修——快起来了起来了,再不起来你就只能吃冷粥了。”

叶修被蓝河拉扯着坐起来,揉揉在后脑勺交错的头发。

“知道了知道了,你先下去吃着啊,我等会儿就下来,马上。”

“那你快点啊。”

蓝河不放心的叮嘱一下叶修,有点担心他倒下又睡,回了好几次头才打开门下楼吃早餐。

叶修看着蓝河走出去,笑了出来。

“冷粥就冷粥呗。”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在蓝河面前说。

等叶修磨磨蹭蹭的洗好脸刷好牙下楼,蓝河已经快吃完了,正在跟陈果讨论门口那家包子店的肉包子为什么又涨价,明明上次来还很便宜。

叶修坐到蓝河旁边,伸手盛一碗瘦肉粥,摸了摸碗壁。

还行嘛,热乎着呢。

喝几口粥,叶修拿起手边的肉包,碰一碰蓝河的手臂。

“给你留一半?”

蓝河抽空回头跟叶修说了一句“我不用,你吃”,转头接着跟陈果投入到热火朝天的唠嗑中。

叶修耸耸肩,佯叹一口气,掰起包子塞到自己嘴里,边吃边看着蓝河的侧脸。

嚼着嚼着包子,门口大号包子蹦跶着跑了进来,脑袋后面的马尾一甩一甩。

“老大老大,你又上报纸了!”

叶修无奈的笑了笑。

“什么叫又啊。”

包子的声音把正忙着自己事的其他人吸引了过来,众人摊开包子拿进来的电竞速报,看着那个大大的标题都是一愣。

荣耀教科书——原兴欣队长叶修疑似同性恋。

陈果最先一怒。

“靠,这他妈谁写的!太过分了!”

就是!

“同性恋怎么了!同性恋惹他们了吗!”

乌鸦带过去一串点点点。

老板娘你的关注点好像不大对啊。

兴欣的人往下面的配图看过去,叶修跟一个男的在一起,又是摸脸又是拉手,好不亲密。

这种明显一看就是偷拍的照片最容易引起遐想了。

方锐呸了一声:“这都是些什么无良记者,写这种听起来就不得劲的标题就算了还悄默默拍照。”

叶修盯着报纸上的图片看两眼,恍然。

这是前几天蓝河跟他在吴山路附近的时候被拍的吧。

 

叶修和蓝河是上个星期来的H市,蓝河难得轮一次休,两个人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回兴欣看看,买了机票就直接从G市跨了过来。

叶修要带着蓝河回H市,兴欣的人自然都很高兴,陈果提过蓝河的背包就要扯着人去下馆子,叶修还调侃陈果,说她跟看到媳妇的婆婆似的。

结果自然是收获了陈果和蓝河一个比一个狠的白眼。

最后的决定是由兴欣的三朵花,乔一帆,以及蓝河一起在家里做饭,原因是大家都不想出去,叶修和蓝河正好坐飞机也累了。

妹子们和乔一帆是被推上来的,蓝河则完全是自告奋勇。

自告奋勇的帮忙做饭,自告奋勇的在食材不够的时候告诉陈果自己可以出去买。

陈果本来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让人帮忙做饭就算了,还让人帮忙去买菜。可是耐不住蓝河的坚持,说坐飞机坐久了正好散散步,还把叶修一起拖下了水。

叶修下意识的回嘴,被陈果给炮轰了回来,只能举起手投降:“行行行我去我去。”

等他们从超市出来,又绕去河坊街带了方锐想吃的生煎,两人一个抱着袋子,一个提着袋子慢慢往回走。

六月份的天,H市异常闷热,尽管叶修和蓝河走得很慢很慢,身上还是被浸了一层薄汗。

叶修看了看蓝河手里抱着的塑料袋,成功被蓝河望着旁边奶茶店时渴望的眼神逗笑了,留下一句“在这儿等等”,两分钟后原本空闲的手上捧了一杯加冰的金桔柠檬,吸管已经插好,凑到蓝河嘴边。

“喝吧。”

蓝河也不矫情,咬着吸管就是一大口,完了喟叹一声:“爽!”

叶修左手调整了一下,把塑料袋挂在虎口,右边的金桔柠檬换过去,腾出手擦了擦蓝河嘴角快要往下流的汁水。

蓝河吧咂两下嘴:“再来一口再来一口。”

叶修忍着笑把吸管凑过去:“遵命蓝河大大。”

等蓝河喝够了,叶修才拍拍他的肩,一手揽着自家对象,一手举起金桔柠檬,就着对象咬过的吸管喝起来。

 

叶修是真没想到会被别人拍到。

蓝河也是真没想到,而且看起来比叶修还要紧张,一个没忍住什么话都往外蹦。

“卧槽怎么会被人拍到,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叶修有点哭笑不得。

“你道什么歉啊。”

苏沐橙看着蓝河这样也有些不大忍心,安慰他:“对啊蓝河你别紧张,这又不是你的错。”

“就是,别慌。”陈果拍了拍旁边的安文逸:“小安,去通知一下公关部,让他们做好准备。”

陈果打了打手心,眼底仿佛有熊熊烈火。

“说实话,其实我早就想试试我们战队的公关了。”

……

???

 

消息一出,微博迅速沦陷,公关部那边没办法,只能把官博的私信关闭,评论屏蔽,然后发了一条类似“请大家不要把注意力放在选手的私生活上,而是战队和比赛”这种意思的官方味十足的微博。

职业选手里除了兴欣的人,知道叶修和蓝河的关系的就只有喻文州和黄少天。

兴欣这边跟蓝雨商量了一下,一致决定像职业选手那样的认证号先不发表言论,蓝雨按兵不动,反正也没人知道照片上跟叶修在一起的另外一个人是谁,由兴欣发表官方声明。

网上的粉丝分成了三派,一种是兴欣黑,大概都是些人身攻击,像“好恶心啊居然是个gay”“哇你们的叶神真是厉害极了,搞同性恋”这样,纯粹就是为了给人添堵。有兴欣黑,自然也会有兴欣粉,兴欣粉则是义无反顾的支持叶修,说同性恋怎么了,不管叶修喜欢谁他们都会一样支持,真爱无敌。

最后一种也是最多的,中立党和路人粉,持有的态度大概是“我不关注选手的私人问题,我只关心比赛”和“和谁在一起是选手自己的事,我们应该尊重和理解”。

两天后是蓝雨客场对兴欣,为了不影响训练的情绪,兴欣的人屏蔽了一切外界消息,不登微博不逛论坛不看多余的网页,包括蓝河。

叶修搬去G市以后很难得在比赛前能在兴欣队员身边,凑上这样的机会,免不了一场接着一场的指导。蓝河坐在沙发上,玩累了手机游戏,转头看着叶修。

他男人认真的侧脸真帅。

等叶修轮着讲过一遍放他们自己训练,回头到蓝河旁边坐下,伸手顺了顺蓝河的头发。

“别担心。”

“嗯,”蓝河点点头,看着叶修,还是没忍住,“会没事的吧?”

叶修笑了笑。

“没事的,放心吧。”

蓝河看着叶修的表情,心里当真就松下去不少。

其实蓝河知道,有些事情叶修自己都不见得是有把握的,但是叶修这个人就是这样,很轻易的就能让人觉得安心,让人觉得,一定会没事。

隔天晚上,兴欣和蓝雨比赛前夜,叶修把手搭在阳台上,一边抽烟一边瞅月亮。

蓝河从身后房间走出来,撇撇嘴:“又抽烟。”

叶修笑一下,把没抽完的半截烟灭在旁边的烟灰缸里,又瞅了瞅月亮,转头望向蓝河。

“蓝啊,我们公开吧。”

蓝河的眼睛有一瞬间的睁大。

蓝河跟叶修在一起之后两个人过的都是顺其自然的生活,没有人去提过公不公开的问题,倒不是刻意回避,只是俩人的小日子过得好好的,好像也就没有什么必要了。

这次的事情来得猝不及防,蓝河没想到叶修会突然这么说。

蓝河趴上栏杆,下巴磕在手上。

“你确定?”

叶修笑着的眼神里带着无所畏惧,他知道,这份无所畏惧是蓝河给的。

“你不怕我就不怕。”

蓝河噗的一声笑出来。

“喂喂,反了吧。”

“哪儿反了,我这不求蓝河大大给名分呢吗。”

蓝河看着被风吹得晃来晃去还哗哗响的树枝芽,笑声从鼻腔里发了出来。

“行吧,朕准了。”

“诶~谢主隆恩。”

蓝河被叶修活生生气笑了,盯着叶修看了半天。

能遇到这个人,他何其幸运。

 

当天,叶修发了一条微博,只有七个字:介绍一下,我对象。

然后艾特了蓝桥春雪。

评论下面仿佛放了一朵火树银花,炸开了锅。

[卧槽我还以为是妹子,点进去一看尼玛好像不大对]

[等等这么说前两天那个报纸是真的了?!]

[我就说前几天官博发的那个模棱两可的,肯定是有问题]

[啊啊啊啊啊叶神的对象!好像是个很可爱的小哥哥啊!]

[卧槽真他妈是同性恋?!!!]

[叶神加油!叶神赛高!祝幸福!]

[不懂评论有的人是什么心态,人身攻击有意义吗,人家喜欢谁找谁当对象要你们管?祝叶神和男朋友99]

[就是,有的人迷之觉得自己可以有资格管很宽的样子是要干什么?自我高潮?呵呵。叶神祝99]

[不是你们真的不觉得叶神的小男朋友也长得很好看吗?!两个人在一起多配啊!照片多有爱啊!999999999999999啊!!]

[祝99]

[祝99!]

[祝99~]

[等等翻了翻微博叶神的男朋友好像是蓝雨的工作人员啊?]

[祝99]

[祝99]

蓝河转发以后顺手点开评论看了几条,都是些意料之中的评论,笑了笑,也没说什么,直接按了退出,黑屏。

第二天早上蓝河起来,发现多了两条关注的转发。

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的。

黄少天V:我靠靠靠叶修我跟你说你要是敢欺负我们小许我跟你没完我告诉你虽然现在说好像已经晚了但是我还是要说你要是敢欺负我们的人就等着我上门找你真人PKPKPKPKPKPK吧!!!!//@兴欣_叶修V:介绍一下,我对象@蓝桥春雪

蓝雨_喻文州V:前辈,加油//@兴欣_叶修V:介绍一下,我对象@蓝桥春雪

被自己崇拜的队长和自家偶像支持,蓝河心里泛起一丝感动,信心顿时更足了。

 

当天的比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从微博里已经可以看出,叶修这位被新曝光出来的男友是蓝雨的俱乐部成员,又正好撞上了兴欣和蓝雨的比赛,冲着八卦来的,比赛来的,场馆被塞得找不到一个空座位。

可惜两边战队仿佛约好了,赛场上打照面的时候愣是一句关于叶修和蓝河的话都不往外蹦,把某些记者急得半死。

急也没什么用,你要说人家有错,也没错啊,人家是职业选手,比赛场上可不就只说场上该说的话吗。

记者们左等右等,终于等来了比赛结束后的记者招待会,遗憾的是就算是记者招待会记者们也没落着好,毕竟谁也不是第一次面对记者的小新人了,尤其蓝雨那边还是个特能说的。

于是当记者问到关于叶修出柜的事情时,黄少天可以说是非常的激动。

“我说你们这些记者都有没有点职业素质,你们这样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电竞圈的记者吗?!身为电竞圈的记者,我们刚刚比完赛,你居然只关心叶不修那个家伙的私生活!你们这样做都不会觉得愧对你们手底下这支笔吗!醒醒啊朋友们!你们不是娱乐记者!来我给你们讲一讲我今天那招出其不意的银光落刃,你们别看银光落刃只是个普通技能啊但是它……”

相比起来,后面兴欣的记者招待会就让记者们亢奋多了。

因为,今天的记者招待会,叶修居然出席了。

叶修还是职业选手时由于是队长,必须出席比赛后的记者招待会,但自从退役以后就再也没在记者招待会上看到过他,今天出现在这里,因为什么不言而喻。

为了避免影响对比赛的正常提问,叶修一开始是没有出场的,等记者问题都问得差不多了才上台,坐在苏沐橙主动让开的中间的位置。

记者蜂拥而上,可叶修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只是拿过话筒,勾起嘴角。

“今天来是想告诉大家,我确实有对象了,也确实是个男的,那篇报道的‘疑似’可以去掉了。”叶修的眼神扫过下面的记者,没有过多的纠结于这个问题,“我跟我对象在一起挺久了,现在很幸福,希望大家能早一点把注意力从我和我对象身上移开,该上班上班,该上学上学,该打游戏打游戏,毕竟我实在不觉得两个大男人谈恋爱有什么好值得关心的,你们说是吧。”叶修顿了一下,像是想到了谁,脸上化成温和的笑意,“我们都是普通人,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

 

晚饭过后,蓝河和叶修往西湖的方向溜过去散步消食,叶修提醒蓝河:“其实西湖那边天黑了以后没什么好看的。”

蓝河丝毫不在意:“那就再溜回来呗。”

叶修看着蓝河眼神里藏不住的笑意,也跟着笑了笑:“心情不错啊小蓝。”

“那是,”蓝河跟叶修在一起以后别的能力没有,怼话的能力是涨了一截又一截,“从叶神的地下情人晋升成了正牌男友,心情能不好吗。”

这话真是韩文清听了都能气笑起来。

叶修顺手就掐了把蓝河的小腰:“天地良心,我一直以为我才是蓝河大大的地下情人。”

“叶修你是抛弃了何等的脸皮才能说出来的这种话。”

“也就一点点吧。”

“一点点是多少?”

“指甲盖那么厚。”

……

风卷起说话声吹远,而叶修还在拉扯着他的小剑客,眼睛里闪着星汉灿烂。

 

 

洗完碗的陈果走出厨房,“哎哟”一声,给魏琛吓了一跳。

“老板娘你怎么了?”

陈果一脸悲怆。

她发现她的危机公关好像并没有起到什么很大的作用啊。

—END—

毕竟夏天到了嘛。

(期末月混个更)

评论(36)

热度(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