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长安-杭城记广

叶蓝瓶邪
cp洁癖不逆不拆
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头像和封面来自自家专属画师野木,表白她

【叶蓝】救命!这和我认识的世界画风不太一样②

叶修看着面前的人,心里有些没底。

“……蓝河?”

“嗯?怎么了?”

蓝河蹙眉瞅着叶修,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没事吧?身体不舒服?”

“咳……没事,天气热了,有点闷。”

蓝河又盯着叶修看了两眼,确认叶修跟平时无异,才松了一口气,把菜提进厨房,边走边回应:“热了就开窗呗,把窗帘捂那么死干嘛。”

叶修听着蓝河的声音消失在厨房,脑子开始飞速的运转。

看蓝河的反应,这里确实是蓝河的家没错,而且不只是蓝河的家,从合照和蓝河的那句“回来了”看,恐怕还是他的家。蓝河刚才跟他说话时熟稔的语气跟今天早上他见到的蓝河仿佛完全不是同一个人,显然他现在跟蓝河的关系已经非常好了。

说实话,这让叶修很意外,那个在网络上看到他会跳脚,在现实中见面规规矩矩的蓝河,有一天会好到像家人一样跟他说话,好到两个人拍出那样的照片。

对了,他刚刚似乎摸到自己兜里有手机。

叶修伸手在衣服边上摸了摸,从外套右边的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是黑色的智能机。不知道是谁给他买的,因为叶修觉得要是自己去买手机,肯定不会买这么高端还好看的,不带个老年机回来就算好了。

叶修把屏幕按亮,尴尬的发现手机锁屏有密码,这他他妈的怎么可能知道啊。随后叶修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数字都按了一遍,可惜没有一个是对的。

叶修头疼,他就差把小点的生日都按一遍了。

对了,他记得沐橙以前说过,现在的智能手机大多都带指纹解锁,叶修看着手机下方中间的那颗键,把大拇指按了上去。

万幸,打开了。

锁屏打开的一瞬间,叶修看着屏幕愣了两秒。

手机桌面上是蓝河,坐在楼梯上,手里拿着一瓶打开的水,转头看向镜头的眼神带着惊讶,别说,还挺好看。

很显然,这张照片是被抓拍的,而且叶修觉得,八成是被他抓拍的……

叶修蹙了蹙眉头,更懵了。

能用他的指纹解开密码,说明这应该确实是他的手机没错。

两个人一起合住,因为关系好在桌子上放合照他可以理解,可是连手机桌面都用的是对方的照片,关系好得过头了些吧。

叶修不禁想像了一下他拿方锐和魏琛的照片当手机桌面的场面。

……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先不想这些。叶修甩了甩脑袋,划两下屏幕找到日历,点进去,睁大了眼睛。

2026年,日期也和他今天早上去蓝雨参加比赛的时候一样。

叶修捏了捏鼻梁,把刚刚脑子里觉得自己穿越到未来的天马行空的想法画了个排除符号。

叶修觉得有些迷茫,最开始他的脑海中浮现出“穿越”这个词的时候他是觉得有些傻的,毕竟他又不是沐橙她们那样的小姑娘,天天泡在电视剧和小说里头,这种东西他向来不信。可是刚刚发生的一切,让他觉得除了这个荒唐的可能性没有其他的解释。

谁知道现实那么快又给了他一击,日历上显示的日期,和他昏迷前一模一样。

叶修甚至开始觉得自己可能还没醒,说不定现在他正在做梦,他的肉体还在医院躺着。

好吧还是不要瞎几把乱想了。叶修又摸了摸桌子,走到窗子边把窗帘拉开,看着外面小区的绿地和楼下打着羽毛球的两个年轻人。

这种真实感让他想自欺欺人都做不到。

所幸叶修从来就也不是个自欺欺人的人,他用力拍两下脸,用最快的速度让自己接受现实并且冷静下来。

他的情况不同于那些玄了吧唧的电视剧和小说,并没有穿越到多少多少年前或者多少多少年后,但是毫无疑问,这个世界不是他原来所在的那个世界,尽管看起来两个世界的时间线似乎是一样的。

叶修目前还没有搞清楚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世界和他原本那个世界的差别并不大,除了某些人,比如他始终很疑惑的关于他和蓝河。

叶修还在想着,那边蓝河已经从厨房出来了,走到叶修身边递给他一个苹果:“本来打算煮点面应付过去的,没想到你会回来,先吃点水果吧,休息会儿再去做饭。”

“啊,”叶修接过苹果,朝蓝河扬一扬手,笑一下,“谢了。”

习惯性的道了谢,蓝河却看着他,伸手碰了碰他的额头:“没生病啊……叶修,你确定你没事?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叶修看着蓝河自然的动作心里也是一惊,可随即他又想到桌上的照片和自己的桌面,如果两人的关系真的好到那个地步,那这样的动作也正常。

叶修不知道在这里他跟蓝河平时究竟都是怎么相处的,只能尽量拿出最自然的状态,回想着他一般跟亲近的人都怎么接触,手拍上蓝河的肩揉了揉。

“没事,别想太多。”

叶修看到蓝河还想说什么,好在一通电话铃声打断了蓝河,蓝河转过身走了几步接起电话,叶修在背后猛地松一口气。

“……嗯,好……叶修,”叶修刚缓过劲,就听到接电话的蓝河转过头喊了他一声,忙抬起头应回去。蓝河指了指手机,“你回来没跟陈姐他们说?陈姐打电话来问你还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吃饭,说之前打电话给你你一直没接。”

陈姐?

叶修想了想,按照蓝河跟叶修这个关系,两个人都认识并且看起来相处得还不错的,应该就是陈果无误了。

那电话里说的他们,不出意外的话,是兴欣。

叶修内心隐隐升起一点高兴,兴欣,光是听着就能让他有一种亲切感和归属感,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

而且去找兴欣的人,说不定能得到很多线索,很多不知道该怎么从蓝河这里问出来的消息,他都能想办法从那边的口中打探到。

叶修抬起头,看向蓝河。

“跟老板娘说一声,我这就过去。”

—tbc—

其实本来大概是想写一个遇事冷静的老叶……


评论(62)

热度(286)